第一百四十八章 蛇吞象

+A -A

  “我是个讲究人儿,公私分明!”白牧野强调了一句。

  夏侯明抬起头,目光复杂地看着白牧野。

  此时此刻,他的心已经彻底乱了,只是多年居移气养移体,那种底蕴犹在,强撑着呢。

  我们的家族……怎么可能跟神族扯上关系?

  妈的神族不是都特别厉害吗?

  你们去干皇族子弟去啊!

  他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我女儿很优秀吗?

  一个弱不禁风单纯可爱的善良小姑娘,你们得多畜生才会欺负到她头上?

  而且——

  为什么要被这小畜生给发现了?

  为什么呀?

  夏侯明憋闷到想吐血。

  他也已经做好了被白牧野狮子大开口敲诈勒索的准备。

  刚刚他的几个心腹手下接连给他发来消息,他连看都没看。

  这该死的小王八蛋,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他到底是谁?

  这是个妖孽!

  是个魔鬼!

  长的特别帅?

  好吧这个不重要。

  智商极高!

  疯狂!

  又极为冷静理智。

  他胆大包天,脸皮厚……妈的其实就是不要脸!

  他绝对是个疯子!

  心里什么都明白,并且提前拿话把他想说的都堵死了!

  张口便敲诈一位实权亲王一千个亿,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那钱就算真给你了,你有命花吗?

  但这些念头,都只是在夏侯明脑海中一闪而过。

  此刻他心里面,已经完全被两个字所占据——神族!

  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跟一个神族扯上了关系?

  这小子是不是在骗我?

  网上乱七八糟的消息也很多,那些消息说不定不是真的呢。

  哪怕到现在,夏侯明的内心深处,依然存在着那么一丝侥幸的念头。

  白牧野看着目光阴晴不定的夏侯明,忽然笑笑:“其实像你这种坏人,完全想得到解决办法嘛,是吧?”

  夏侯明微微一怔,随即勃然大怒:“你放屁!”

  “放松点,别紧张,我都什么也没说呢,干嘛骂人呀?”白牧野撇撇嘴,有点不高兴。

  夏侯明特想骂娘,这特么能放松得起来吗?

  还有你这小王八蛋想说的不就是我只要杀了我女儿就一了百了吗?放你娘的屁!老子杀光所有知情者也不会杀自己的女儿!那他妈就不是人干的事儿!混账东西,该死!

  看着夏侯明的反应,白牧野终于放心了,不用召唤大宗师立即现身了!

  这果然不是一个畜生,自己没看错。

  不然真的会有点麻烦,因为这是唯一的漏洞!

  很好,夏侯先生这个有节操的坏人自己帮着堵上了。

  “你说吧,要什么我都给。”夏侯明看着白牧野,沉声道。

  白牧野笑得非常温和:“之前谈诊金的时候,知道为什么我把价格提了三倍吗?”

  夏侯明有些迟缓地抬起头,微微皱眉,然后像是想到什么。

  这小子既然连他们老底都给掀起来了,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你是说,你那合伙人老婆的那笔理财金?”

  “夏侯先生果然很聪明。”

  白牧野夸奖了一句,“那笔钱,被你那好侄子洗的干干净净,流进了你们身边某个人的账户里,最后进了你那英明神武的城主兄长口袋,是这样吧?”

  夏侯明叹了口气,轻轻点点头。

  事已至此,否认这个真的没必要。

  “吐出来,三倍。”白牧野道。

  “好!”夏侯明当即点头。

  那不是一笔小钱,但对整个夏侯家生死存亡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我当时要了三倍的诊金,就是这个原因。只是那会儿我还真不知道,你们家居然这么厉害,跟神族都扯得上关系。”白牧野啧啧赞叹。

  “我们家跟神族没关系!”

  夏侯明低吼了一声,他抬起头,一脸认真看着白牧野:“我们家族,也曾无比荣耀!从银河系的古老时代开始,出过很多名动天下的大人物!八千年前那场战争中,也有很多先祖流血牺牲。不要以为只有你们痛恨神族,那同样是我们的仇敌!”

  “那是全人类的仇敌。”白牧野淡淡说道。

  夏侯明发泄了几句,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看着白牧野:“白公子有什么要求,就继续说吧。只要能给小女的病治好,只要能保守这个秘密,什么条件都可以提。”

  “没了。”白牧野微笑。

  “反正只要不是……”夏侯明下意识地说着,然后猛地抬起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白牧野:“你说什么?”

  “我说,没了。”白牧野耸耸肩:“我要求你们给我准备的符篆材料,你们准备了;我要求预付一半,你们付了;我要求三十个亿,你们也答应了。你们做得很好嘛,我这人特别有节操,从不会厚着脸皮强人所难,所以,没了。”

  夏侯明整个人都有些懵了,坐在那,目瞪口呆的看着白牧野,拿着那根一直没抽的雪茄,无意识的在手里面摩挲着。

  半晌,他抬起头,惨笑道:“白公子,您还是提点要求吧。”

  “怎么?怕我胃口太大?”白牧野笑着问道。

  夏侯明沉默着,没回答。

  事实如此,他不是一个普通人,更不是一个小孩子。

  没那么天真!

  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家族生死存亡的命脉都握在对方手里,对方却什么要求都不提,这合理吗?

  “那我就继续说两句啊……你看,正常情况下,你捂不住这个盖子,所以回头必须由你汇报上去。”

  白牧野看着夏侯明,表情诚恳到夏侯明真想一刀捅死他。

  “不管我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些秘密的,但对齐王来说,这一定是你们夏侯家办事不利!”

  “你们掌管着丽明城以及丽明城下面的三级城市,结果就在你们的势力范围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白牧野笑了笑:“等这件事暂告一个段落的时候,你觉得齐王会放过你们吗?”

  看着一脸轻松的白牧野,夏侯明心情无比复杂。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毫不犹豫杀了这个少年,如果那样能够一了百了,他一定会这么干。

  哪怕同归于尽,他夏侯明都不带皱一下眉头的!

  可是不行啊!

  这就是一个恐怖的年轻妖孽,简直太吓人了!

  白牧野现在说的这些,他当然早就想到。

  但这根本不算什么事儿!

  一千亿……他自己就解决了!

  这笔巨额资金的确会让现在的夏侯家族倾家荡产。

  但最多也不过就是破产罢了。

  只要人在,总有机会东山再起!

  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这件事现在就传到王爷耳朵里的。

  不就是要一千亿吗?

  没关系啊,我夏侯家来出!

  他甚至不会让这件事出了丽明城,决不能给上面那些人溜须拍马地机会!

  到时候,他家族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上面会一点补偿都没有吗?

  肯定是不会的!

  到时候他只需要往上面透露出一点消息,比如说——

  我们夏侯家之所以拿一千亿来摆平这件事,是因为白牧野不知从哪听说我们组织跟王爷有关,为了王爷的清誉……

  你看,这就够了啊!

  到时候有无数人会争着抢着去杀白牧野灭口!

  也会有无数人争着抢着给他夏侯家补偿!

  因为将来这件事,早晚还是要传到王爷耳朵里的。

  到那时,他夏侯家在王爷心目中,又是什么地位?

  为了王爷,宁可自己受委屈,宁可倾家荡产,也要保守秘密!

  什么是功劳?

  这才是!

  而且这是天大的功劳!

  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

  一个小屁孩,怎么能斗得过他这种老家伙?

  可为什么偏偏……我那宝贝姑娘……会跟神族扯上关系?

  刚刚他看到的那些资料,跟他女儿这些年的反应一一对照,特么完全一致!

  他不是一个容易轻信别人的人,可他自己的女儿,还有谁比他更了解的?

  所以他知道,白牧野说的是真的!

  什么叫功亏一篑?

  什么叫雪山崩塌?

  夏侯明现在算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白牧野说得特别清楚,他心中也无比明白。

  一旦这件事传到网上去,不用全网公布,哪怕只在丽明城传出去,他们整个家族……也彻底废了!

  那些痕迹,抹都抹不掉!

  把神族当师父,崇拜的要死。

  说他女儿也是受害者?

  谁信?

  控魂术这东西若非自愿,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嘿,丽明城夏侯家小姐自愿献身神族……这简直可以轰动天下啊!

  都不用上面的人动手,丽明城上亿愤怒的人,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死他夏侯家所有人!

  所以想要解决这件事,根源就在这少年身上。只要他不说,这件事,就还有一线生机。

  整个夏侯家的命运,就在人家手中掌控!

  他为何什么都不要?

  要用得着要吗?

  这明摆的,就是要蛇吞象。

  大象还得自己把自己剁吧剁吧,得小心翼翼地喂,生怕蛇胀死了……

  夏侯明的脑子飞速转动着,他什么都明白。

  只是不甘心呐!

  这么多年的努力,一夜之间,付诸东流。

  谁比夏侯紫月更坑爹?

  “白公子,求您,救我夏侯家一命,我代表丽明城夏侯家,愿归附公子,从此鞍前马后,为公子效犬马之劳。”

  夏侯明心里面重重叹息一声,从沙发上站起身,作势要跪。

  白牧野坐在那,平静看着他,没拦着。

  夏侯明:“……”

  到现在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了人家这盘棋下得有多大!

  反制的有多狠。

  什么敲诈齐王一千个亿?

  狗屁!

  他特么这是要敲诈他丽明城夏侯家全族!

  他一个小屁孩疯了敢去招惹齐王?

  亏自己之前还不断嘲笑人家。

  他妈的,我夏侯明才是那个真正的大白痴啊!

  不甘心?

  不服气?

  甘心才怪,服气个鬼啊!

  可命根子在人手上,不甘心又能怎样?不服气又能如何?

  夏侯明在这一刻,万念俱灰。

  什么悔不当初啊,什么有眼不识泰山啊……什么念头都没了。

  双膝一软,就要跪在白牧野面前。

  “行了,你好歹也是一方霸主,那么大岁数人了。这种流于表面的惺惺作态,就免了吧。当然,如果你特别佩服我,特别想跪,那我也拦不住,毕竟我没你力气大。”

  夏侯明:“……”

  他站在那里,看着白牧野,捉摸着要是自己不顾一切,直接打死他行不行?

  “哎,行了行了,就这么着吧。我这么年轻,你真跪我还怕折寿呢,最怕你们大人玩这一套。而且说实话,你们这个家族,我事前是了解过的。你们虽然没有一个是好人,但你们做事,一直以来还算是马马虎虎吧。至少比起王二麻子之流,你们要强太多!”

  夏侯明嘴角抽搐两下:“这算是夸奖吗?”

  白牧野看着夏侯明:“还是先想想……先怎么利用好这件事,给你们的老大齐王来个狠的。”

  这么快就要我纳投名状吗?

  夏侯明心里面叹了口气,闷闷地道:“您跟齐王有仇?”

  “仇?”白牧野笑笑:“我能信你吗?”

  夏侯明:“那您还是别说了。”

  “不,还是说说吧,免得以后你被吓到。”白牧野一脸微笑的点点头:“对,有仇!深仇大恨呢。不死不休那种。”

  夏侯明:“……”

  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跟齐王对抗?

  这跟夏侯家和神族有关联有很大区别吗?

  或许有点,但真的不大啊!

  跟神族有关,现在就死。

  得罪了齐王,晚一点死。

  这不就是饮鸠止渴吗?

  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是对夏侯家这些年所作所为的报应吗?

  这少年他是彻底看不透了!

  他本以为人家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看似冲着齐王去的,实则剑指他夏侯家。

  结果人家吞他夏侯家是真的,冲着齐王去……也他妈不是假的呀!

  就是这么莽!

  就是如此狂野!

  我这到底摊上一个什么样的主子?

  我这什么命啊?

  我还能反悔吗?

  真他妈后悔啊!

  早知道这是个妖孽,是个祸根,我为什么要去招惹他?

  虽然现在想什么后悔之类的事情,已经晚了,没有意义。

  后悔这种情绪也是一直以来他最唾弃的,但是还是要说!

  真他妈后悔!

  悔死老子了!

  “你们之前是怎么安排的?我治好你女儿之后,你们的人会在返程路上截杀我,对吧?”白牧野突然转移了话题。

  夏侯明有些呆滞的摇摇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就在这里。”

  “嗯?”白牧野微微皱眉。

  “您说的那个,是明面上的第一方案,这种通常是第一选择,会通过我们内部网络进行传递。想必公子得到的,也正是这个消息。”夏侯明叹息着说道。

  想想之前设局坑人家时候的谈笑风生,那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自信。

  觉得一个三级城市来的小屁孩,对付起来实在太简单了!

  现在想想,自己就跟个笑话似的。

  夏侯明看着白牧野:“但我们真正实施的,几乎从来都不会是第一方案。而是第二甚至第三方案,这种我们会用最古老的方式去传递。因为内网固然安全,网络上天才太多了,谁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比如这一次。”

  夏侯明说着,脸上表情更加苦涩。

  “最古老的方式?”白牧野有些疑惑。

  “书信。”夏侯明说道。

  看吧,这个世界没有傻瓜!

  当你认为自己已经掌控了全局的时候,依然会有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所以谁都别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聪明的人!

  百密一疏,永远会有你预想不到的状况发生。

  “厉害!”白牧野由衷赞了一句,随即问道:“不过为什么是在你家?”

  “原因很简单。”

  夏侯明似乎缓过来一点了,语速也变得稍微正常一些:“最近这些年,丽明城这边的组织里,以及我们家族内部,出现了一大批心思各异的人,我之前就打算利用这个机会,清理掉他们……”

  白牧野倒吸了一口凉气,冲自家人下手?

  感情您就对自己姑娘好啊!

  真狠啊!

  这样一来,会给人一种夏侯家伤亡惨重的感觉——

  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终于干掉了给组织带来巨大损失的人。

  不得不说,这种手段,很多人就算能想到,也绝不会轻易使用。

  太狠辣了!

  这能算是狗咬狗一嘴毛吗?

  好像可以哎。

  白牧野点点头:“那行,那就继续按照这个剧本来……”

  夏侯明微微皱眉,有些不解地看着白牧野:“继续这么来?”

  “对,继续这么来,这样可以把你们摘出去。”白牧野道。

  “谢公子体谅。”夏侯明心下叹息,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对了,你们组织要对付我,没有太高层次的人知道吧?”

  夏侯明摇摇头:“本来是没有的,我知道就足够了,我那时候的想法,就是干掉公子。”

  白牧野笑容满面:(*^-^*)

  笑个屁啊!

  夏侯明瞥了白牧野一眼,咽了两口吐沫,不然他怕不小心吐到白牧野脸上去。

  缓了半天,才道:“这次下决定要杀公子的人,是一级主城白岳城那边的组织首领。”

  白岳,飞仙三十六座一级主城之一。

  白岳城的组织首领,地位已经相当高。

  是他们这个组织在飞仙星的三十六个长老之一。

  百花城出事,首当其冲的责任人自然在丽明城这边。但真正要担负领导责任的,却是白岳城那位长老。

  这种事情,赵璐是不可能让它上飞仙议会的。

  大家都一样,如果不是没捂住,夏侯明也不会让这件事传到白岳城那边去!

  上百亿的损失虽然很大,但他们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一旦传出去,固然会有更大的人物出手干预,但一顶办事不利的帽子,却是无论如何都摘不掉的。

  一想到这个,夏侯明终于又缓过来一些,心里滚动着浓郁的怒气。

  是谁管百花城来着?

  王副城主……

  又是谁把这件事捅到了赵璐长老那里的?

  我的好侄子,你装了这么多年弱小无能,也一定很累是吧?

  你们很好,都很好!

  刀子捅得漂亮啊!

  “那么现在也就是说,白岳城的长老已经知道这件事,然后责成你们来处理。让你们尽快干掉我……对吧?”白牧野问道。

  “对。”夏侯明点点头。

  白牧野想了想,说道:“你跟白岳城那位长老关系如何?”

  夏侯明道:“谈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她是组织新派过来的长老,我们对她都不怎么熟悉。但这人很贪婪,只要有机会,就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捞钱的机会。”

  “他叫什么名字?”白牧野问道。

  “赵璐。”夏侯明道。

  “是个女人?”

  “嗯,女人,但别小看她,心狠手辣的很,也很有手段。她来没多久,白岳城那边已经被她收拾掉一大批人了。很多对她有二心的人,全都被她给处理了。”

  夏侯明叹了口气:“这边发生的事情,也是我们内部人捅出去的,想要投靠她。她目前没有惩罚我,只是还没来得及腾出手来。”

  白牧野沉吟道:“有没有什么办法把她干掉,然后取而代之呢?”

  “干掉她?”夏侯明被吓了一跳,看着白牧野:“那是实力无比接近大宗师的超级强者啊!除非……”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我真没想重生啊宅门春几度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璀璨城13科的吉恩星际破烂女王白骨大圣顶级神豪无敌神龙养成系统黎明医生
大符篆师 第一百四十八章 蛇吞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