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月光温柔

+A -A

  “白汐,你知道么?在我的生命中目睹过众多的奇迹。



  我看到过圣徒堕落成了魔鬼,我也见过魔鬼获得了天堂的救赎,这都很简单,因为爱和恨都是突如其来的东西。



  可当这些东西都无法改变一个人的时候,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成为他的阻碍么?



  是他头顶的星空?还是他心中的道德?还是对人类来说最不容忤逆的死亡?



  这样的怪物,我只见过一个,就已经让我对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感觉到绝望。他是第二个让我对自己产生怀疑的人。



  幸好,当我知道他的身份时,便已经对此有了心理准备。”



  他看着白汐,轻声叹气:“他的异常之处,你不是已经亲身领会过了吗?



  当他被整个城市追杀,自己的宽容遭到了耻笑,自己的善良被人践踏时,也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任何的想法,也没有放弃过任何自己信奉的道理。



  哪怕对那些垃圾大施报复时候,他也依旧坚持着心里的准则,只是将自己曾经遭受过的恐惧原数奉还……他甚至完全没有想过世界上还有更简单的办法存在。



  ——只要将那里垃圾全都干掉就好!”



  “那只能说明,他是个好人!”



  听到白汐的反驳,赫尔墨斯一愣,旋即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绝好地笑话,所以乐不可支。



  “好人?别开玩笑了,白汐,他简直天生就应该是个黑乐师!



  既然他是个好人,为什么他能学会《黑色星期五》那种东西?它的疯狂程度,就算在黑暗乐章里也屈指可数。



  乐章是有灵魂的啊,白汐,它其中包含的灵性会为自己筛选出最合适的主人。



  它选择了叶清玄,那就证明他有着连自己都无法察觉的黑暗本能!



  你难道没有看到么?他‘播撒恐惧’时的可怕气息,那种简直行云流水一般的手腕和安排……简直就像是艺术一样!



  对于他来说,杀人简直是一件在轻松不过的事情了。”



  他凝视着白汐。一字一顿地说:



  “他之所以没有下杀手,不是仁慈,也不是善良,他只是单纯的……看不起他们而已。



  他只是觉得这些东西不值得自己去改变。当他发现这个世界和自己的理念背道而驰时。他没有改变自己,却想要将世界改造成自己所认知的样子……



  他,就是这样的怪物!”



  白汐沉默着,无言以对。



  在漫长的寂静里,赫尔墨斯端起了茶杯。优雅而恬淡地饮尽了杯中殷红。



  “不好意思,说了这么难听的话,你就当没听过算了,忘了吧。”



  他轻柔地规劝:“回去之后就好好读书,不要在陪着他胡闹了,安安心心地待在自己的庇护所里。



  下城区现在已经是怪物们的游乐场,不是你闹小孩子脾气的地方。如果不愿意放手的话,你早晚会因为他而死去,死在痛苦之中……”



  “赫尔墨斯!”



  少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白汐凝视着他,她的眼瞳漆黑。像是浩荡黑暗。黑暗中有雷云震荡,带着要将人焚烧成灰烬的盛怒。



  像是发出最后的警告,她一字一顿地说:



  “——你可以住口了。”



  “好的,好的。”



  赫尔墨斯无奈地微笑着,举手投降。



  白汐沉默地收回视线,继续阅读着手中的乐章,恢复了原本的摸样。



  就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



  -



  在这个漫长的午后,她时而抬头问一些思考中遇到的问题,赫尔墨斯则详尽为她解答,就像是一个无比尽责地老师。以浅显地话语阐述着乐谱中的精髓。



  直到最后,夕阳即将落下天空,在最后的余光里,白汐将赫尔墨斯交给自己的乐章塞进背包里。手指触碰到了什么冰冷的东西,便犹豫了一下。



  她抬头问:“你是很厉害的炼金术师,对吧?”



  “不止厉害。”



  赫尔墨斯指了指自己:“你应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白汐将一个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帮我把这个改一下。”



  在桌子上,一把被人矬去了编号的军用手弩倒映着夕阳的余光,沉默地凶器此刻分外静谧。



  赫尔墨斯愣了一下。看向白汐,微妙地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露出怜悯地笑容:



  “好的,我的怪物公主。”



  他拿起了手弩,走向了自己的工坊。



  在白汐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神便怜悯起来,满是宽容,就像是看着一个固执地孩子想要捞起井中的月亮。



  ——可哪怕不惜脏了自己的手,你又能陪着他玩这场游戏多久?



  -



  -



  虽然到最后,在夏尔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攻势之下,终究还是逃过了穿女装的可怕惩罚,但叶清玄已经通过这个东西勒索到了一大堆的把柄在手中,想必以后和贱货师兄沟通起来也会更顺畅些。



  毕竟为了不穿女装,夏尔已经保证随时随地随叫随到的当陪练了,而且保证只挨打不还手,给叶清玄刷乐谱的熟练度。



  有贱货师兄这种只靠着本能都能解读乐谱的家伙随时指点,想必自己能够飞快地将最后的经验短板补上。



  到时候,将剩下的符石消化的他,就能够顺理成章的重新再造出一个月之内踏入节律级的可怕记录。



  当然,相对夏尔那种对外宣称一个月,其实上只用了两天的变态来说,这种记录也算不了什么,但至少听着美啊!



  说不定还能再从校委会那群王八蛋里再骗一次预算来呢!



  深夜,地下室中,单方面挨揍的夏尔衣衫褴褛地蹲在墙角嘤嘤哭泣,已经基本掌握了《波莱罗》的叶清玄神清气爽地推门而出,回头看着夏尔的惨样,便忍不住仰天长笑三声。



  你也有今天!



  他哼着曲调,轻松愉悦地向着楼上的卧室走去,那里还有一大堆符石等着他去共鸣呢。



  只是在路过客厅时。他回头,却注意到沙发上孤单坐着的女孩儿。



  像是终于从外面玩完了回来,她洗了澡之后就蜷在沙发上,托着下巴看着门外的夜色。专注地思索着什么。



  夜色里,月光落在台阶上,留下一片银白,像是她留长了的头发一样。



  安静的不像是她了。



  叶清玄愣了一下,小声问:“白汐?”



  白汐终于回过神来了。回头看了叶清玄许久,就低下了头,有些闷闷不乐:



  “表哥你还没睡啊。”



  “你这是怎么了?”



  叶清玄伸手去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烧了?”



  白汐没好气儿的拍开了他的手,白了他一眼:“你才有病呢。”



  “那你这是怎么了?这么严肃深沉,我都觉得自己认错人了。”



  “我在思考。”



  白汐没好气地说:“思考。”



  “……”



  叶清玄一阵无语,这个时候他不知道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他只是很想说:表妹你只要没心没肺地到处玩就可以了,‘思考’这种事情委实不适合你。



  但说出来之后肯定会被白汐暴打,而且还不能还手。



  算了吧……



  “咳咳,思考什么呢?”叶清玄努力地挤出了知心哥哥的样子。咧嘴微笑着凑上来:“不如说出来,表哥帮你参考一下?”



  “……表哥你笑的好恶心。”白汐一脸嫌弃地向后挪了一点。



  叶清玄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白汐坐在他的身边,托着下巴继续发呆,陷入沉默。



  在寂静里,只有窗外夏虫鸣叫的声音,月光透过窗户招进来,照在女孩儿的头发上,就分不清哪里才是月光哪里才是她的头发了。



  他沉默地注视了许久,移开了视线。



  “表哥。”



  “嗯?”



  “被人追杀。其实是很值得生气的一件事吧?”白汐忽然轻声问。



  “对啊。”



  “所以,你也很生气吗?”



  叶清玄想了想,点头:“没错,很生气。”



  “可是……”白汐犹豫了一下。低声嘟哝:“在墓地里和在甘露城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干掉那些家伙呢?”



  “……”



  叶清玄一怔,有些迷惑起来:“难道你在纠结这个?”



  “对啊,不行?”白汐的眼神危险起来。



  “行行行,当然行!”叶清玄举手求饶,有些无奈:“你想什么我又没法管。”



  “那你为什么不干掉那些家伙?”



  白汐凑上来。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像是要看清楚他所有的伪装和谎言。



  那一双眼瞳那么接近,澄澈的眼瞳中满是专注,叶清玄忍不住后仰了一些,有些紧张。



  白汐捏着下巴打量着他,低声呢喃:“难道你有什么不能说的苦衷?还是童年有什么阴影?或者是什么誓约?还是其他人的影响?”



  “……”



  叶清玄一阵无语,无奈摇头:“哪里又那么复杂?你想得太多啦。”



  他伸手,用力地揉了揉她的头发,看着她恼怒的样子,便笑起来了:“你只是想问我这个?”



  “恩。”白汐讲视线挪开,低声嘟哝:“反正你也可以不说,就当我没问过呗。”



  “这种事情没什么不可说的。”



  叶清玄躺在沙发上,眼神凝视着窗外的月光,神情便温柔起来:“因为我答应我的母亲,要做一个好人。”



  “哦……”



  白汐愣了许久,最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就开心起来了,什么都不担心了。



  或许是蜷成一团太累了,她就趴在了沙发上,身体舒展开来,脚丫子踩着沙发的副手,小小的脚趾展开又合拢,像是在专注地玩着什么游戏。



  她的头发披撒在少年的身上,像是月光,将叶清玄覆盖了。



  “你的妈妈……她是什么样的人呢?”



  白汐忽然问,悄悄地抬起眼睛看着少年的侧脸。



  叶清玄沉默了片刻,轻声说:“是一个很善良,很温柔,但是又没有选择的人。”



  “恩,和我的妈妈一样啊。”



  白汐赞同的点头:“那你爸爸呢?”



  “一个混账。”



  听到叶清玄毫不犹豫地评价,白汐也笑起来:“恩,和我爸爸也一样。”



  “对啊,大家都一样,谁和谁又有什么不同呢?”



  叶清玄轻声呢喃,缓缓起身:“快去睡吧,已经不早了。”



  他踏上阶梯,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可背后却传来白汐的声音。



  “表哥!”



  “嗯?”他回头。



  白汐盘腿坐在沙发上,抬头凝视着他,认真地问:“以后你出去玩会带上我的,对吧?”



  叶清玄想了想,笑了。



  “恩,一定带着你。”



  女孩儿便开心起来了,兴高采烈,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汲着拖鞋,小跑着回房去了。



  在重新到来的寂静中,叶清玄看了一眼窗外的月光。



  月光温柔。(未完待续。)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我真没想重生啊宅门春几度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璀璨城13科的吉恩星际破烂女王白骨大圣顶级神豪无敌神龙养成系统黎明医生
寂静王冠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月光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