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7 当朝红人韦公爷】

+A -A

  张维贤摆了摆手,“这些话,在家里就没有必要说了,你大哥能平平安安的继承我的爵位,能平平安安的把英国公的爵位传给他儿子,我就瞑目了,也没有敢指望他怎么样。”

  韦宝笑笑没有说什么。

  像是张之极这样的富二代兼超级官二代,的确是这样的,能平安守住祖传的爵位,已经是功德无量了,更何况是顶级的公爵爵位。

  “我听说,明日早朝,陛下要当朝册封你,诰券都已经准备好了。”张维贤道“明日四品以上京官全部得去上朝,都得穿礼服,一个不能缺席,这够隆重的,赶上陛下大婚的排场了,足见圣恩隆宠,皇恩浩荡。”

  “应该差不多吧,我也听传旨的小公公说了,韦宝惶恐的很,就凭我这点功劳,实在够不上公爵,更当不起陛下这等排场,怕遭人嫉恨啊。”韦宝道。

  “这你说对了,遭人嫉恨是肯定的,不过没事,就凭你前后累计杀了六七万建奴这么大的功劳,就是当初开国时候的徐达常遇春这些国公,也就那样了。”张维贤道。

  “爹,这夸张了,我哪里敢与开国大帅比功劳。”韦宝赶忙道。

  “差不多,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候大明初兴起,人和财力都与现状不一样,全国上下拧成一股绳。现在是什么局面,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勾心斗角,沆瀣一气,污秽不堪!”英国公张维贤越说越气愤。

  韦宝暗忖,我这岳父的成语会的不少啊,只是笑笑不说话。

  “小宝,刚才我说看不懂你,不是说看不懂你是怎么升官的,你没有投靠哪一派,和阉党,和东林党都保持良好的关系,这是好事,好些人都是这么做的,唯独你做的最好!这些是你的天赋好,天生就懂为官之道,爹很欣慰。我看不懂你的是你以后想怎么样?有人的人当官是为了名,有的人当官是为了利,名利如影随形。人一辈子所追求的东西,无外乎四样,名利权情,所以人生的苦基本上有这两类,即得不到和留不住,这世界上并没有永恒的东西,而我们往往认为一成不变的东西都在不断生灭之中。连我们追逐的心,也在不断生灭之中,所以问到怎样正确看待名与利,我觉得人一辈子在前半生可以心随物转,而在后半生应该是以心转物。不执着,应无所驻而生其心,这样。当名利之心淡了以后,人的本性就会走出来,人就会快乐很多。”张维贤道。

  韦宝一汗,不知道自己这老岳父到底想说什么,只能点头吧,你怎么好好的跟我这个年纪的人谈起哲理来了,我还没有到想这些事情的年龄吧。

  而且张维贤说的这些话,也不是张维贤自己的话,韦宝记得,都是自己在和人瞎聊的时候说过的场面话,看样子,张维贤很关注自己啊,把自己以前说的话都背下来了。

  “淡泊名利,并不是说要做一个无欲无求之人,相反是成大事者,不拘泥于小名小利,应该是心中之大志为导向,不为物欲所迷惑。阳明先生言无善无恶心之体。内心只有纯净,矢志不渝的追逐自己的理想,虽不能及,但终究人生有所收获。如果陷入名利之中,私欲就会如决堤之洪,虽侥幸获取一点名利,也都是违背本心,这有什么用呢。人的修身,不仅仅是富贵的提升,更多是心灵的跃迁,只有不拘泥名利,我们才能获得更大的能量,去追逐我们的梦想。”张维贤接着道。

  韦宝实在是忍不住了,“爹,这里就咱们两个人,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咱们爷俩还拐什么弯子。”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想问你,你手底下实际控制了多少兵马了?”张维贤终于问出了想问的话。

  韦宝一怔,不知道张维贤问这个干什么,还以为张维贤又想问自己是想靠拢阉党,还是想靠拢东林党呢。

  其实现在的阉党,也就是朱由校实际控制的帝党,朱由校给韦宝发了一个辅国公的名号,韦宝就应该算是铁杆帝党了。

  皇帝一定是给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封爵位。

  “不就山东的五万步军,一万多水师嘛。山海关五万人马是我岳父吴襄的,算是和我有点关系,但毕竟不是我直接指挥。”韦宝道。

  “不是你直接管着,但别人眼里,吴襄的兵马,和你的兵马有区别吗?包括京营,虽然京营是我管着,但别人一样会认为是你的兵马,也就是说,你直接掌管着十五万大明精锐步军,并且都是在京畿周边啊,这是多大的力量,这意味着什么,你自己不会不清楚吧?”张维贤道。

  韦宝现在有点听明白了,“爹,你什么意思?你不是怀疑我对大明的忠心吧?”

  “爹不怀疑,皇帝能让你当辅国公,这是多大的信任,皇帝也不怀疑,但皇帝不怀疑你,不代表其他人不怀疑,咱们家的军权已经过重了,得放弃一些!”张维贤道:“爹是想问你,山东军和京营,如果你只能选一个,你要哪一个?”

  韦宝这才完全弄明白了张维贤的意思,感慨老头对大明的确够忠心,还没有听说有人舍得主动让出兵权的,兵权就是最至高无上的权力了,再牛的巡抚,在有兵权的总督面前,也只能像狗一样趴着。

  这和官位的关系不大,区别就在兵权,总督都是有兵权的。

  “京营是爹管着,而且是英国公府世代掌管,除非新任英国公实在不成气候,皇家才会考虑换人吧。爹当的好好的,哪里轮得到我来选。”韦宝道。

  “这些你都别管,我现在就让你选一个。”张维贤坚持道。

  韦宝明白张维贤的意思,张维贤这是想主动辞去京营总督的位置了,想交出兵权,以缓解外界对自己的猜忌和嫉恨。

  韦宝一阵感动,同时脑子转动的飞快,韦宝知道张维贤肯定是死忠于大明的。

  韦宝想,自己要了京营,山东军就算换人,但山东军仍然将会被自己牢牢掌控,只是怕有人插手海防总督衙门,自己不可能既当海防总督,又当京营总督,没有这么好的事,那样的话,自己等于是大明皇帝了。

  而且,按照历史进程,天启皇帝朱由校顶多活到明年夏天,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好活。

  等朱由校一死,崇祯是唯一继承人,几乎是铁定上台。

  如果到时候自己控制的是京营,自己和刚愎自用,非常刚的崇祯撞在一起,如果决裂,自己必须杀了崇祯。

  那历史就完全改变了。

  韦宝早已经不在乎反间的名位,韦宝只想让更多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只想让华夏强大起来。

  以目前韦宝掌握的土地和人口,要杀了皇帝自立,从军事上来说,完全没有问题。

  但其他大明土地上的人们肯定是和自己血战到底的。

  就算能赢,国家没有十几二十年也是没法恢复的。

  主要因为将会不知道死多少人!

  这是韦宝无法容忍的。

  而且,历史完全改变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韦宝无法想象。

  韦宝并没有膨胀,依然想着实施自己之前想好的既定发展战略,依托大明朝廷发展自己的势力!

  就算等崇祯上台,如果和崇祯处的不好,一切权力被收回,自己也顶多采取守势,守住自己的势力范围,让崇祯想动自己如同踢到铁板,自己也不会去主动攻取大明京师,改变历史。

  想好了这一切,韦宝对张维贤道:“爹,京营我没有想过,而且,今天就算是陛下让我选,我也绝对不会考虑京营!”

  “你真的这么想的?”张维贤的情绪很复杂,看韦宝想了半天,知道韦宝是经过认真思索,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而不是韦宝乱说的。

  “嗯。”韦宝点了点头,看着张维贤的眼睛。

  张维贤叹口气道:“小宝,你这么看不上京营吗?要知道,若是你执掌了京营,基本上可以确定,以后世代将由你辅国公府掌管京营了,谁掌管了京营,谁就是天下第一国公府。”

  这点韦宝很清楚,也许英国公府不如徐达后人的魏国公府在历史名气上那么显赫,但英国公府的确是现在排在第一位的国公府,毫无争议。

  到了英国公府这个位置,在名望上也就登顶了。

  显然,这些韦宝毫不放在心上,韦宝最不看重的就是名,韦宝要的是利益。

  “爹,不是看不上京营,我若这么年轻就执掌京营,不是更加遭人嫉恨嘛,我做好我的海防总督,已经很满意了。”韦宝道:“在暂时稳定住了关外局势之后,我相信,大明现在最迫切的就是需要搞银子,我能搞银子,我相信陛下也是这么想的,陛下需要我搞银子,所以我的海防总督的位置是铁打的。至于吴襄的山海关兵马,朝廷根本就不重视边军,加上吴襄本来就是辽西的世家将门,他多掌握一些兵权,没啥大问题。”

  “既然你都已经想好了。”张维贤叹口气道:“那爹只有辞去京营的差事了!”

  韦宝一惊:“这大可不必吧,爹若这么做,反而会让皇帝有什么想法。”

  张维贤摇了摇手:“你啊,还是太年轻了一些,你以为天底下的好事能让咱们都赶上吗?爹辞去京营总督的位置,也是为了保全你。而且爹年纪也大了,你大哥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看见了,他当不了官,别人也不会服气,等爹卸任,多半是别人取而代之。不如此时见好就收。”

  韦宝听张维贤这么一说,又感动又佩服,感动很好理解,知道张维贤是为自己好。

  韦宝倒不是佩服张维贤这么果断能舍弃高官位置,而是佩服张维贤的眼光。

  原本历史中,韦宝记得京营总督这个位置,等崇祯一上台,就换成了东林党的李邦华,后面又换成了定国公、成国公、李国桢等人,反正没有落到世袭的英国公张之极手里。

  这主要因为张之极的形象不好,大家都认为张之极完全没有能力,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一枚。

  否则,以张维贤保护天启皇帝登基,保护崇祯登基这么大的功劳,张家被皇家信任的信任度肯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好了,不说了,咱们去吃饭去,边喝边谈,今天就我和你大哥,咱们三人好好喝顿酒。”张维贤高兴道:“你也别多想了,就记住,越是处于高位,越得谦和。”

  韦宝点头道:“谨遵爹的教诲。”

  张维贤哈哈大笑,对自己女婿的态度十分满意,也许是因为儿子实在不是当官的料了,所以张维贤把希望都寄托在女婿的身上。

  原本张维贤只是看好韦宝,并没有到现在这么热心的程度,现在韦宝封了国公,而韦宝又是自己的女婿。

  张维贤有理由相信,以后历代的辅国公都会记住是英国公的女婿,并且会记住自己与辅国公府交往的点点滴滴,包括自己为了女婿,主动请辞京营总督的事情,相信将来会成为佳话的。

  人都有私心,张维贤也不例外,张维贤别的本事没有,成天打听消息,研究朝局发展,算是一把好手。

  韦宝很佩服张维贤在这方面的本事,上回张维贤甚至告诉韦宝,皇帝活不过两年,简直跟穿越巨一样的本事了。

  本来说好了三人吃饭,可来拜访的人越来越多。

  京城大小官员知道辅国公在英国公府,都赶着前来道贺。

  本来韦宝不想见,张维贤也说收了礼物,让张之极出去客套一下,就说韦宝一路劳顿,已经睡了。

  但是不行,后面内阁大臣们都来了,还有李成楝这位韦宝的结拜义兄,还有骆养性这些关系比较好的朋友都来了。

  韦宝没办法,只能接待,接待免不了留人吃饭。

  就这样,英国公府的宴席规模越来越大,韦宝索性让人英国公府外面的几家天地会商号的饭馆摆酒席,让所有人都能喝上自己的喜酒。

  想低调也低调不了啊,官场上的事情历来如此,红人门前肯定是门庭若市的,躲到岳父家照样门庭若市,而像孙承宗那样的赋闲官员,甭管以前是不是位极人臣,一旦没有了权势,立刻无人问津。

  幸好孙承宗回了老家,否则在京城肯定很凄凉。

  韦宝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官员卸任都叫告老还乡,原来当官的地方根本就没法待,受不了刺激啊,只能便宜变卖了家产,卷铺盖走人。

  李成楝与韦宝又好一阵没见了,分外亲热:“小宝,不,该叫辅国公了。”

  “兄长,咱们是结义兄弟,胜似亲兄弟,你这话说的,还让不让我喝酒了啊?”韦宝佯装不高兴。

  李成楝赶忙摸着后脑勺,呵呵傻笑。

  韦宝入仕途的时候是不如李成楝的,李成楝因为东李娘娘的关系,上来就是百户,和一年多过去了,李成楝仍然还是百户。

  倒不是李成楝升官慢,像是李成楝这种,想成百户升任千户,就算是有关系有后台,至少也得等个三五年,而且一旦到了千户的位置,未来再想进一步,几乎是难如登天,更何况李成楝这么老实,要不是有韦宝这个兄弟,李成楝想守住百户的饭碗都难的很。

  韦宝对李成楝笑了笑,然后对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道:“田大人,我大哥当百户当的怎么样?”

  田尔耕是聪明人,靠溜须拍马起家的没有一个不是聪明人,急忙笑道:“回国公爷的话,李成楝大人精明干练,是我们锦衣卫的能人。”

  韦宝微微一笑,“那怎么还是个百户?看来还是你们锦衣卫的能人多。”

  “没法啊,僧多粥少。”田尔耕叹口气道:“我一直想帮李大人谋划提升一下来着,没有空缺,不信的话,国公爷问李大人,依着我看,最好能让李大人去海防总督衙门,那就容易了。”

  韦宝暗骂一声,好你个田尔耕,还给老子来踢皮球这一套,“海防总督衙门又不在京城,我义兄一家人都在本地生活,再去外地,孩子太小,我可舍不得。”

  田尔耕为难道:“是啊。”

  韦宝笑道:“田大人,喝酒吧,等我没有说过,位置是位置,千户的位置,也能继续干百户的事吧,算了,当我没有说过啊。别传出去说我插手锦衣卫的事务,我一个小吏,可没有这么大的脸面。”

  “国公爷说笑了,我今晚上就呈报厂公九千岁,国公爷放心吧,也是我可能事情太多,忙的一直不得闲,国公爷的事情就是我田尔耕的事情,我一定出死力气。”田尔耕急忙道。

  韦宝微微一笑,主动端起酒杯。

  田尔耕急忙站起来干杯。

  田尔耕是锦衣卫指挥使,虽然锦衣卫指挥使只是三品官,但田尔耕的实际权力绝对不小于蓟辽督师啊,比任何一个寻常总督都牛的多,即便是对英国公张维贤,田尔耕也没有敬畏到这个地步。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宅门春几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垂钓之神星际破烂女王末日终战从山寨npc到大BOSS大道朝天我真要逆天啦
明鹿鼎记 【1057 当朝红人韦公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