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4 韦公爷连夜拜见林小玉】

+A -A

  “多谢毛帅美意。”韦宝当即道:“我也不可能拿到毛帅的控制权,朝廷不允许。毛帅底下人跟惯了毛帅,也不会服气我。就算毛帅公开说我是你女婿也没有用。别说女婿,他们服的是你,你就算说我是你儿子都没用。”

  毛文龙笑着点点头,韦宝看事情总是这么清楚,而且说话也很直接,很对毛文龙的脾气。

  “你想让我帮你打建奴,我没二话,只是你要设法给我一些粮食,而且,你不能让我一个人打,你得从朝鲜抽调一些人马配合我们行动。还有,你得说清楚打到什么地步位置,我们最多能打一打建奴的牛毛寨和老寨,再远就无能为力了,打老寨,也顶多是在外围騒扰一番而已。”

  韦宝没有提这个话题,毛文龙倒是精明的很,主动提了出来。

  其实韦宝想过,到底是让毛文龙去打,还是让朝鲜的兵马去打。

  其实,如果出钱让毛文龙打,不如从朝鲜方面调拨几千警备司令部部队去騒扰建奴后方,否则不容易算账。

  本来韦宝是想占毛文龙便宜来着。

  毛文龙笑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想让我出兵,你啥都不出,光得好处,我没啥,我把银子都全给你了之后,我手头顶多还有五六十万两现银。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我底下人是会算账的,你若不出粮食,他们决计不愿意,就是朝廷让我们打仗,事先也得送来充足的粮草。”

  规矩韦宝都懂,韦宝点了点头:“请毛帅放心,我让你做多少事,就会出多少粮食,绝对不会比朝廷拿的少。我完全可以直接单独对付建奴,我主要不想扩大事态,徒然消耗战力。如果你们与我联合出兵,能让努尔哈赤看到我们的团结,他才会害怕。”

  毛文龙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小宝你不想和建奴死磕,这么想是对的,建奴擅长骑射,要是没完没了的死磕,谁也讨不了好,除非有能力灭了建奴。”

  “就算有能力,我多半也不会灭了建奴。”韦宝笑道:“他们也是人,也只是为了活命,打服了,和灭了,这是两码事,可能花五百万两就能把对方打服了,但想灭了对方,可能花五千万两也未必能办到,那是何苦呢?”

  “说的不错,朝廷要是有你这个想法,北方早就太平了!现在好了,陛下这么信任你,爹相信,不出三年,辽事一定能平稳!建奴服了以后,会恢复到李成梁时期,老老实实的,不敢侵犯大明疆域。”毛文龙道。

  “他们现在的地盘,就是我大明疆域!”韦宝纠正道:“我只需要你攻下牛毛寨,以后,你最好将镇守之地放在牛毛寨,放在皮岛太不好听了。别人提起你,都是说皮岛毛文龙,要是说牛毛寨毛文龙,则威风的多。我希望你发兵三万,我会让朝鲜方面全力做好你们的后勤保障!他们就不要出兵了,否则两支兵马不好统属。”

  毛文龙苦笑一下,这才知道韦宝让自己发兵的范围和力度,点头道:“你想的很周到,出兵三万没有问题,我一定派出最精锐的兵马,但我不见得能攻下牛毛寨啊,而且攻下了,我也一定守不住的。”

  “毛帅不要小看了自己的实力,而且,我会联络察哈尔部和科尔沁右翼部落,从正面对建奴压迫,到时候,你的后方压力很小,绝对打的下来。至于打下来以后的防守,你更不用担心,我让人多送一些地雷给你,你只要不打算和后金来往,他们想把牛毛寨拿回去,非常困难。”韦宝道。

  “你有本事让察哈尔部和科尔沁右翼听你的?察哈尔部的林丹汗非常傲慢,一向以成吉思汗的正统继承人自居,认为自己是草原的主人,多次袭击我大明北部。而科尔沁右翼已经归顺了金人,怎么会听你的?”毛文龙奇道。

  “这你放心,我自然有办法,我正面和你后方同时开打,两路一压,一定迫使努尔哈赤就范!”韦宝信心十足的道。

  “好吧,到时候我等你消息,你先把眼前的事情办成吧。”毛文龙道。

  韦宝微微一笑,知道毛文龙指的是赵金凤认爹的事情,点了点头。

  “对了,还有,你要小心魏忠贤,我在朝廷是有耳目的,我听说现在魏忠贤很看不惯你,你可得当心,这些阉竖,一个个心狠手辣,什么都做的出来!”毛文龙想起一事,提醒道。

  韦宝叹口气:“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不是你小心的问题,你要么就和魏忠贤抱持好关系,要么就反魏忠贤,到了你现在的声势,你没有办法抱持中立的,明白吗?”毛文龙见韦宝似乎没当回事,着急的提醒道。

  “反是反不动魏忠贤了,皇帝很信任魏忠贤,而且魏忠贤的势力在宦官中间盘根错节,皇帝也不可能把身边的太监都换了。”韦宝道:“这都是大明的运作模式决定的,谁来也没有办法。但我也不能投靠魏忠贤,否则等将来皇位换了人,东林党重新得势,我得跟着倒霉。”

  因为将毛文龙当成了自己人,韦宝也没有什么不好谈的,索性将这些秘密想法告诉了毛文龙。

  朱元璋废除宰相,确实使得皇权得到了加强。但也给皇帝带来了很大的工作量,正所谓“内外诸司皆咸决于上”,使得整个帝国的运转全都依靠皇帝一人来控制。

  朱元璋是个典型的“劳模”,他虽有些冷酷严苛,但对于治国理政,可谓矜矜业业。

  他每日“眛爽临朝,日晏忘餐”,在洪武十七年,曾八天内处理大事三千二百九十一件,每天平均要处理四百多件,确实配得上劳模这一称号。

  作为开国之君的朱元璋似乎忽略了一些事情。他所开创的朝廷运转体制,皇帝每日的工作量是按照他勤于政务的工作态度。

  按照他理政的才能和自身的意志品格来设定的。

  他的子孙虽然日后也姓朱,但这种能力和品格是不能遗传的。

  历史表明,一个王朝越是到最后,成长于深宫之中的皇帝往往是有些退化的。

  并且废除宰相后,皇权至高无上。

  如果君主昏聩无能,荒怠朝政,很难有一股力量给予纠正。

  因此,明太祖虽然严禁宦官干政。

  但明朝宦官势力的崛起,恰恰是在洪武朝便埋下了隐患。

  明太祖驾崩后,建文帝朱允炆即位,朱允炆是一位受到过良好儒家教育的君主。

  其为人温文尔雅,颇有仁君之容。

  因此,他对于宦官的态度也是和正统儒家的观点,和他的祖父一样,认为宦官只是下人,必须要严加管束。

  但在靖难之役中,在建文帝身边备受管束的宦官成为了朱棣的情报来源。

  朱棣因此掌握了京城的虚实,方才一举成功。

  而朱棣原本王府中的宦官们也多随他一同参战,并立下了汗马功劳。

  因此,等到朱棣登上了皇位后,便认为宦官们忠于自己,将其视为心腹,对宦官也多加委任,如监军、出使等职。

  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同时对大臣们进行监视,明成祖时设立东厂,由皇帝身边的亲信太监掌握。

  东厂的设立,标志着明朝宦官势力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为明朝宦官问题的开端。

  朱元璋以自身为标准所设立的这一套体制,在朱棣以后的明朝皇帝身上开始难以运行起来。

  首先,废除宰相,权力开始归于内阁,内阁在处理朝廷大事时,是通过票拟制度。

  正常来说,内阁将政务统一意见,处理妥当。

  然后交给皇帝审批,皇帝认为同意,便朱批下发。

  但永乐以后的皇帝往往没有其祖宗们的工作能力,因此产生了“凡每日奏文书,自御笔批数本外,皆众太监分批”的情况,产生了大臣们受制于宦官的奇葩局面。

  到了朱棣的孙子,明宣宗朱瞻基时,更是严重违背了明太祖不准宦官读书写字的祖训。

  在宫中设立了“内书堂”,专门教宦官读书认字。

  俗话说得好,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教宦官读书认字,可谓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使得太监们不光有了权力,还有了对付大臣们的智谋。

  明朝的宦官有二十四个衙门,每个衙门里宦官们的首领被称之为太监。

  在这二十四个衙门之中,司礼监和御马监是权力最大的两个。

  司礼监专管内外奏章,御马监专管皇帝兵符。

  宣德时,产生了司礼监秉笔太监和司礼监掌印太监的职务,他们一个负责提皇帝代笔批红,一个负责盖章。

  这两个职务可谓位高权重,凡是明朝历史上有名的权监都出自于此。

  到了明英宗时,太监王振颇受英宗信任,权倾朝野。

  肆无忌惮的王振甚至将明太祖当年立在宫中不许宦官干政的铁碑直接盗走,可见其气焰嚣张。

  而英宗时,宦官的势力已经开始染指到了兵权。

  到了明宪宗朱见深时,明朝宦官势力扩张完成,太监们玩弄权术,监视大臣,干涉朝政和军事成为了常态。

  朝宦官势力存在之久,权监巨监数量之多,其首要原因,仍然在于皇权的加强。

  太监虽然干涉朝政,但是在皇权与文官集团的较量之中,太监始终是皇帝的一个助手,帮助皇帝压制文官集团。

  其次,明太祖朱元璋虽然严厉禁止宦官干政,但恰是其加强皇权的诸多措施为后来宦官势力的崛起埋下了隐患。

  最后,成祖以后的明朝皇帝们多荒于朝政,将宦官作为亲信,使得宦官有了可以干涉朝政的机会。

  这些事情,韦宝清楚,毛文龙自然也清楚的,毛文龙奇道:“你说皇位换人是什么意思?”

  “此为最高机密,切不可对旁人说起。”韦宝谨慎的四周看了看。

  其实韦宝的府里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但韦宝仍然要这么做,以表示慎重。

  毛文龙点头道:“我这把年纪了,孰轻孰重,自然分得清。”

  “陛下有病,很难活过明年,这是可靠消息!另外我判断朝廷形势,接任的肯定是信王。信王亲近东林党,等信王登基,东林党将会重新得势,阉党的好日子就到头了!所以,这个时候,既不能和阉党硬碰,因为碰不过的。也不能向阉党亲近,最好就是能离京避祸!我已经和皇帝说好了,我与金凤成婚之后,便直接去山东管我的海防总督衙门去,京城的事情,我就远离了。”韦宝道。

  毛文龙对于韦宝的分析非常赞同,连连点头,觉得韦宝的推理非常准确,“但愿陛下能尽快生下子嗣继承大统吧!兄终弟及,总是巨大的隐患,信王在这种形势下接班的话,这幅烂摊子就麻烦了!而且,我素闻信王刚愎自用,难以听进去别人的话,性子非常沉闷!这样的一个人继位,恐怕还不如当今陛下了。”毛文龙与朱由校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毛文龙发迹就是在朱由校手里,所以,对朱由校挺有感情的。

  韦宝暗暗赞赏毛文龙,他能看到以后的事情,因为他是穿越巨,但毛文龙通过自己说朱由检可能继位,立马能想到朱由检继位之后大明的局势,可以说是非常有远见的了。

  “陛下很难有子嗣了,陛下本来就不喜好女色,对皇后感情笃深,也只宠信少数几位贵妃。魏忠贤和客氏怕他人掌权,除了魏忠贤自己的侄女,不会让其他皇妃有产下男婴的机会的,即便产下,也养不大。”韦宝道。

  毛文龙闻言,气愤的用拳头挥了挥,“这些阉竖,真恨不得把他们都杀了,祸国殃民啊!陛下的子嗣就是国本,没有国本,天下如何安稳!”

  “好了,毛帅,就说这么多吧,你来我这里久了也不好,现在陛下就在山海关,东厂和锦衣卫的耳目众多,不要让人发现我们长时间接触,也不要让人察觉我们的好关系!等金凤那边搞定了,我会让人通知你过去的。”韦宝道。

  毛文龙点了点头,遂告辞而去。

  韦宝对于搞定毛文龙这件事,还是很有信心的。

  因为韦宝相信赵金凤是通情达理的人,林小玉虽然学识不高,但看得出来是很聪明的女人。

  韦宝觉得,自己只要将形势说给她们听,说明自己需要借助毛文龙的力量让建奴就范,林小玉和赵金凤一定会支持自己的。

  送走了毛文龙,韦宝立刻让人安排,自己要连夜去见林小玉和赵金凤。

  这很容易安排,统计署的人立刻去通传了,说韦公爷有十分要紧的事求见。

  林小玉和赵金凤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立刻同意了。

  此时已经接近子夜,本来林小玉和赵金凤,还有丫鬟小翠都已经休息了。

  这么晚,韦公爷求见,肯定是有要紧的事情了。

  韦宝走海商会馆的密道,到后面一条巷子出来,然后前往赵金凤家。

  山海关都是韦宝的兵马,即便是皇帝身边的人,也只让他们在城门和皇帝附近,这些要害位置,其他地方不准到处走。

  当然,韦宝的人也没有办法明着说不让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到处走,需要花点银子,每天好酒好菜的招待,便不难了。

  韦宝很快到了赵金凤家,小翠虚掩着院门等着了。

  “公爷。”小翠一见到果然是韦公爷亲自到了,急忙行礼。

  “不必多礼了,进去。”韦公爷轻声道。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三寸人间炮灰之咸鱼要翻身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璀璨城13科的吉恩宅门春几度黎明医生顶级神豪星际破烂女王大道朝天
明鹿鼎记 【1074 韦公爷连夜拜见林小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