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赵有财

+A -A

  沧元界。

   九州大陆。

   玉虚州东南隅,有一座名不见经的小城,名唤凤阳城。

   此时天光微亮,朝霞如水墨晕染开来,将满天的长云映成滚滚红龙。

   一群红顶黑喙的白鹤,振翅横穿过大山而来,临近城门时,一个俯冲向下。

   白鹤长唳,声音穿过千年积淀的厚重城门,塔楼,街道,迅速唤起整座凤阳城的黎明。

   一道青光闪过,城门上仿佛有一层透明的薄膜慢慢散开。

   ‘嗡’的一声。

   门朝两边开启,为首的白鹤再次发出一声鸣唳,当先飞入城中。

   白鹤的速度不算太快,它们穿过街道,越过屋顶,最终落在城中心一座巨大的广场上。

   广场的正中央有一座矗立于五行八卦大阵之上的祭祀台。

   此时祭台上,凤阳城城主薛通,带领全城的修仙家族早已经恭候多时。

   白鹤落地,紧接着那鹤背上,五道泛着不同颜色的微光,径直朝祭台顶上射去。

   原本空旷的主宾席,瞬间多出了五个年纪各异,体态欣长,仙风道骨的修士。

   城主薛通领着一帮人躬身垂拜:“恭迎上师大驾!”

   那为首的老翁微微抬了一下手中的拂尘:“不必多礼,马上开始吧,一会儿还要去潼关。”

   “是!”

   薛通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反身走到祭台前,朗声道:“凤阳城众弟子上前。”

   祭台之下,人山人海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热切的欢呼声,紧接着便看到七八十个少年少女抬头挺胸的走到了广场中央。

   薛通大手一挥,少年少女瞬间分成九个方阵,每个方阵九人,暗含九宫之意。

   此间一数,刚刚好九九八十一人。

   “上师,您看?”

   薛勇朝身后那位白头老翁看去。

   老翁低垂的眼皮微微抬了抬,扫视一圈台下的八十一个少年少女后,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不过,来都来了,就算这群考核者资质平平,他还是挥了一下拂尘。

   只见那祭台的天梯瞬间泛起一道土黄色的微光。

   “薛城主,入门考核很简单,只要能够不借助外力登上祭台即可。”

   薛通看了一眼施加了重力结界的天梯,了然的点了点头:“是!”

   而后他回身面对台下的八十一个少年少女:“都听到了吧,今年的考核就是登天梯,只要登上天梯,你们就算是通过了考核,现在开始吧,记住,不要使用任何外力,否则取消你们的资格!”

   “是!”

   台下响起一道整齐划一的声音。

   然后第一排的九个少年少女上前一步,气势昂扬,志得意满……直到他们的脚步踏上石阶。

   “啊!”

   “呯!”

   “哎呦!”

   九个人刚刚进入重力结界踏上石阶,就有三人直接扑街。

   旁观的人群中响起一阵惊呼。

   “王家那小子不是已经淬体九重了吗,他怎么刚刚走上去就飞出来了?”

   听到人群中的议论声,祭台上的薛通也是一脸的不解。

   他回头朝那施加结界的老翁看去。

   后者瞥了一眼被弹飞的那三个人,缓缓说道:“今年上清宗的入门标准略作调整,十岁淬体五重,十一岁六重,十二岁七重……十五岁必须淬体巅峰,为十六岁晋级练气做准备。”

   薛通闻言一怔,接着颇为惋惜的看向那三个弹飞的人。

   “王家这小子十五了才是淬体九重,可惜了,看来凤阳城今年又没有多少名额了。”

   但是这还没有结束,一开始成功登上石阶的六个人,陆陆续续又有人被弹飞了出去,直到一个不剩。

   老翁见状,失望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境界到了,心性和资质不行,就算侥幸登临大道也走不了多远。”

   薛通眼皮子抽搐了一下,总感觉今年上清宗的考核有点严格,往年可不是这样的。

   ···

   ···

   与此同时。

   距离广场不远的集市街。

   “有财,你爹娘呢?”

   一间名为【有客来】的小酒楼门口,赵有财正在擦拭自家的店招

   听到有人喊自己,回头一看:“呦,三叔,您怎么来了?”

   来人是一个四十出头的魁梧中年,他没有立刻回答赵有财的问题,而是走到门口朝里头望了望:“你爹呢?”

   赵有财指了指不远处的广场:“他们去看热闹了,三叔是来找我爹的?”

   中年闻言,朝广场方向露出一副热切的神情,似乎没有听到赵有财的问候,转身便向广场走去了。

   赵有财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

   面对中年人,也就是他名义上的三叔的这个态度,他没有太多的情绪,毕竟……不是亲的。

   哪怕是他现在的父母,其实也不是亲的。

   看着三叔离去的背影,赵有财幽幽抬头仰望着天上的朝霞。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年了,还记得那个时候,他魂穿到一个六岁的小乞丐身上。

   那个小乞丐应该是被饿死的,浑身瘦骨嶙峋,赵有财刚刚魂穿过来,饿得差点没再死一次。

   好在现在的父母刚刚好经过,那个时候,母亲王婉云手里拿着一个罗盘一样的东西,好像在找什么重要的物件,看到饿得有气进没气出的赵有财后,眼里先是闪过一丝困惑之色,但只是一瞬,她便急忙迎了上来,抱起了奄奄一息的赵有财……

   后来,赵有财有了一个家,父亲赵客来,母亲王婉云,一家三口经营着现在这家小酒楼。

   父母之所以那个时候出现在那个小巷子里,乃是他们膝下无子,母亲王婉云去找了一个高人算命,那高人就给了她一个罗盘,让她按照罗盘的指示前行,只要心诚就能捡到一个大孝子。

   而那个大孝子,赫然就是刚刚魂穿过来的赵有财了。

   这十年来,赵有财跟这对养父母的关系十分的融洽,父亲赵客来是一个老好人,母亲王婉云则是一个持家有度的女强人,二人对待赵有财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现在已经是视如己出。

   赵有财八岁的时候,夫妻俩还花钱请人传授淬体的功法,但是两年后的宗门考核,因为赵有财实在是资质过于平庸,也就没有了然后。

   当然,不是夫妻俩舍不得花钱让赵有财继续修炼,而是赵有财自己主动放弃的。

   他也曾有过梦想,但同期一起淬体的人一个个不是淬体三重,就是淬体四重,而他两年时间花了养父母几百两黄金,才是一个淬体一重的境界,资质差到这个地步,哪里还有脸继续花钱深造啊。

   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六年来,赵有财从来没有中断过淬体的早修,可是境界依旧没有一点点变化,仍然是在淬体一重的境界挣扎着,进入仙门什么的,更是一点可能没有。

   想起这些,再听到广场那边的欢呼声,赵有财神色淡然的低头继续擦拭店招。

   可就在这时,脑海里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资质平平赵有财 01:赵有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