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偶遇

+A -A

  厚重的云雾弥漫远山,雨后的暖阳冲破云海,挥洒出一条炫彩夺目的七色霓虹。

   偌大的城门口,零零星星站着七八十个人,还有两只巨大的白鹤。

   赵家三人就在其中一个小小的角落里。

   转眼已经是七天过去,到了分别的时候。

   “爹,娘,你们在家里等我消息,长则一年,短则三两个月,我就会带你们去临安享福。”

   赵父摇头说道:“不急,不急,等你突破练气再说,去临安这件事儿急不得。”

   赵母点了点头:“没错,我儿先把心思放在修炼上,我跟你爹还年轻,等得起。”

   赵有财还想说什么,不远处一个白发老者忽然喊道:“新晋弟子都到这里集合吧,马上就要出发了,再磨磨唧唧的,直接取消你们的资格。”

   赵家父母闻言,赶紧把身上的包袱和一堆吃喝的东西挂在赵有财身上。

   赵母还偷偷摸了一张银票给赵有财:“我儿要好好照顾自己,到了宗门少不得走动关系,这些钱你拿着,莫要让人小觑了咱们,要是钱财不够用,回头娘再给你寄。”

   “这……”赵有财很想告诉赵母,自己储物袋里还有两三千颗灵石呢。

   可是,话到嘴边,又不得不缩回去,既然打算隐瞒,那就不要半途而废。

   伸手接过母亲递来的银票,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张薄薄的纸,突然变得沉甸甸的。

   五百两黄金,应该是家里全部的积蓄了吧!

   红着眼眶看着手心里的银票,赵有财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在上清宗站稳脚跟,然后到临安城里买一个大大的宅子,把父母接过去享福。

   “好了,那位上仙已经不耐烦了,我儿赶紧过去。”

   赵母强忍着依依不舍的眼泪,轻轻推了一下赵有财。

   赵有财重重点了点头,在父母亲的注视下,将楠木令牌递给那个白发老者。

   老者看了一眼赵有财,眉心微蹙,确认令牌无误后,指着身后一只巨大的白鹤:“上去吧。”

   回身与父母依依惜别,赵有财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爬上白鹤的后背。

   他本来可以把这些包裹都丢进储物袋的,但是父母还在身后看着,他也不好太明目张胆。

   白鹤的羽毛很光滑,赵有财两只手提着一大堆东西,一时间竟然爬不上去。

   正感到尴尬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我帮你吧!”

   赵有财抬头望去,迎着刺眼的阳光,没有第一时间看清她的脸。

   “哦,谢谢。”

   将右手的包裹递给对方,赵有财空出手抓住羽毛,像猴子一样狼狈的爬上了白鹤。

   “谢谢你啊!”

   站稳后,他回头看向伸出援手的好心人。

   “是你?”

   “尊客竟还记得我!”

   赵有财愣了愣,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聂雨柔,她不是在万宝楼打工吗?

   “你也是新晋弟子?”

   聂雨柔闻言,一脸诧异的看着赵有财:“你没去看考核吗,我可是第一个爬上祭台的呢,倒是你,考核那天没有看到你啊,你怎么也……”

   她想问,你怎么也成了新晋弟子啊?

   可转念一想,赵有财那天在万宝楼挥金如土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也就知趣的没有问出来。

   赵有财干笑了两声,人家是凭本事进的宗门,跟自己这种靠贡献的不能比。

   本来以为聂雨柔是没有通过考核才去万宝楼打工的,现在想来,对方能够被王师傅认可,资质肯定也不会太差,具备考入上清宗的实力,比自己强太多了。

   “刚刚谢谢你。”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话音刚落,脚下的白鹤忽然站了起来。

   赵有财一个站立不稳,再加上手上提着一大堆东西,直接扑进了聂雨柔的怀里。

   “唔!”

   左右脸颊传来绵绵的触感,少女身上的沁香,如春日里盛开的花海,让人流连忘返。

   “你,你干什么?”

   聂雨柔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大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敢非礼自己。

   她一把将赵有财推开,后者扑通一声,屁股重重砸在白鹤背上。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赵有财尴尬的抬起头,却发现聂雨柔气呼呼的走到前排,跟两个年纪相仿的姑娘坐在了一起。

   两个姑娘还回头白了一眼赵有财,眼里充满了鄙夷和蔑视,就像看一个变态跟踪狂一样。

   她们身后两个少年也皱着眉头看着赵有财,刚刚赵有财大胆的举动他们尽收眼底,赵有财隐隐约约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羡慕、嫉妒、恨,三种屌丝情绪。

   回头看向地面。

   养父母正在朝他挥手,白鹤站起来有七八米高,刚刚那一幕,下面的人应该没有看到。

   他奋力的与父母挥手道别,来到这个世界十年了,这是他第一次离家,心里肯定是不舍的。

   但是为了变强,这又是必经之路。

   不多时,白鹤煽动翅膀,此去归来,不知道是何年何月。

   赵有财望着慢慢变小的父母、城门、城墙、最后整个凤阳城变成了一个小火柴盒那么大,最终被群山遮掩……

   心中没有多少悲伤的情绪,因为很快又能够相见。

   转身看向聂雨柔,还有其他四个少年少女,赵有财感觉自己融不进他们的圈子。

   他直接盘膝坐下,拿出一个装香辣兔子头的油纸包,顺手将剩下的包袱和包裹丢进储物袋里。

   正在跟聂雨柔说话的一个少女刚好回头看他。

   少女鄙夷的目光瞬间一凝。

   “储,储物袋?”

   “什么储物袋?”

   另一个少女,还有身后的两个少年被她异常的举动吸引,也回头看向了赵有财。

   只有聂雨柔一个人面色如常,不过,她亦是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赵有财一大堆包袱都不见了,还坐在那里吃东西,她忽然感觉自己方才应该是被耍了。

   对啊,他明明有储物袋的,刚刚为什么要装出一副很无助的模样?

   是想要骗我去帮他,好借机对我下手?

   对,一定是的这样的,这个人太狡猾了,还是一个登徒子……哼!

   一想起刚刚赵有财整张脸贴在自己胸口的画面,聂雨柔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拉了拉身旁的两个女伴:“蓉儿、翠儿,你们别跟没见过世面似的,储物袋有什么稀奇的,我也有。”

   “什么,你也有?”那两个姑娘惊奇的看着她。

   感受到同伴艳羡的目光,聂雨柔得意的瞥了一眼啃兔子头的某人。

   见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而是在看风景,心中莫名有点小失望。

   为了这个储物袋,她省吃俭用好几年,还去万宝楼打了一年的工。

   “雨柔,你有储物袋怎么不早说啊,快,把我的包袱统统装进去,这样我就不用提着了。”

   “对对对,还有我的。”

   “额……”

   面对两个同伴的要求,聂雨柔一时语塞。

   良久,她羞赧的低下头,小声解释道:“我买的储物袋是最小的,只有一尺见方,装我自己的东西都不太够用……”

   “啊,才一尺见方啊?”

   “那确实小了点,我这个包袱都装不下。”

   “抱歉啊……”

   “咦,你们发现没有,刚刚他那些包袱和包裹那么多……该不会,都进装储物袋了吧?”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