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相认

+A -A

  翌日。

   一声长唳划开滚滚雾霭。

   两头白鹤急速掠过高峰陡壁,纤长的双翅带起阵阵罡风。

   白鹤的鸣叫声中带着归家的喜悦。

   群峰萦绕着袅袅烟霞,弥漫的雾气中有瀑布如九天银河倾落,有山石如仙君昂首挺立,有古松似青龙盘根,有亭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里就是灵虚州第一大宗门,上清宗所在。

   仙音袅袅,灵气盈漾,群峰拱卫,白鹤呈祥,一步一景,美不胜收。

   接引白鹤绕着直入云霄的山峰急速飞行。

   破开云雾,眼前一座巨大的城池映入眼帘。

   上清宗,临安城。

   作为传承万年以上的大宗门,上清宗历代弟子的家属亲人不断盘踞形成了这样一座大城。

   而上清宗的一百零八座山峰,刚好组成一零八天罡地煞阵,将这座城市护在中央。

   因此,临安城不需要城墙,上清宗在,它就在,上清宗若亡了,那它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白鹤急速划过几栋楼房,落在一个院子里。

   “都下来吧,自己到宗门新晋弟子登记处办理登记。”

   跳下白鹤,赵有财做了几个深蹲,又抻了一个懒腰,听到接引长老的话后,好奇的打量四周。

   “请问白长老,这登记处该怎么走啊?”

   李慕白出身不凡,其他新晋弟子都不敢找长老说话,他倒是第一个。

   没想到那个白发老者见了他,却是笑着说道:“你小子啊,早几年就能够进入宗门了,都怪你爹太宠你了……登记处啊,那呢!”

   众人循着白发老者的手指看去。

   只见临安城中央,一座巨大的高塔矗立当中。

   “通天塔,没有门窗,没有阶梯,想要爬上去,只能依靠手脚一点点寻着缝隙往上爬,这是宗门对你们最后的考验,新晋弟子的登记处,就在通天塔顶端。”

   赵有财闻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那座塔无愧于通天之名,顶端位置掩映在云雾中,光是看得到的主体部分,就有三四百米高了,想要徒手爬上去,谈何容易啊。

   那个叫李慕白的家伙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白长老,这,这也太难了吧,能不能,飞,飞上去?”

   白发老者闻言,眯了一下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赵有财觉得他好像看了自己一眼。

   老者说道:“原则上,宗门是想要利用它来激励新晋弟子奋发向上的精神,但实际上……不限制任何手段,你要是能飞,凭本事飞上去也没人拦着你。”

   “可以飞上去?!”

   二十几个新晋弟子面面相觑,最后都将目光指向拥有飞舟的李慕白和赵有财身上。

   “李师兄……”

   “慕白师兄……”

   几个眼疾手快的弟子急忙朝李慕白包围过去。

   手快有,手慢无,那通天塔一看就不好爬,谁都不想自讨苦吃。

   眼看着李慕白身旁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倒是赵有财这边,一个上前求助的人都没有。

   这就很尴尬了。

   尽管赵有财不甚在意,他也知道,自己的资质不行,未来的前途肯定也不高,人家没有必要对自己献殷勤,当然,这是别人看到的事实。

   对于他本人来说,拥有金手指,一切皆有可能。

   摇头苦笑一声,赵有财习惯性的将双手枕在脑后,抬脚晃悠悠的走出了小院。

   既然可以飞上去,那自己就不急着去登记了,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说。

   就在赵有财前脚踏出院门,后脚还没跟上的时候。

   身后一道劲风袭来,赵有财毕竟淬体五重的修为,这点危机感还是有的。

   条件反射的就要给对方来一个过肩摔,入手的触感却让他愣住了,温暖如玉,滑若凝脂。

   “果然是登徒子!”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赵有财回头看去,只见被自己抓着手的人,赫然便是聂雨柔。

   “还不松手?”

   “啊,哦,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赵有财尴尬的放开手,看了一眼面前的聂雨柔,精致的瓜子脸上带着丝丝愠色和羞赧。

   聂雨柔抿着嘴打量着赵有财,半响后,才开口说道:“我想起你是谁了,那天在万宝楼没有认出你,我跟你说一声抱歉。”

   赵有财闻言一怔:“你认出我了?”

   聂雨柔微微颔首,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叫赵有财对不对,跟我一样是王氏武馆的学徒,我记得你比我早三个月进入武馆,我还叫过你师兄?”

   “咳咳,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

   说起这个师兄的称呼,赵有财心里就来气,对方叫了一个月不到,自己就改口叫她师姐了,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命运就是这么的残酷无情。

   聂雨柔见他表情扭捏,相当于变相承认了身份,一时间感觉亲切了许多。

   她有些嗔怪的问道:“那你当初在万宝楼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认出我了,你明明知道我把你认成了陈师兄,你还不纠正我,你是不是故意的?”

   赵有财挑了挑眉头,没有承认和没有否认。

   “你要去登记?”

   赵有财摇了摇头。

   “那你去哪?”

   “吃饭。”

   “……”

   聂雨柔一脸古怪加好奇的打量着他,好半响没缓过来。

   “吃饭比登记重要?”

   赵有财揉了揉肚子,认真脸说道:“我就是觉得肚子饿了。”

   聂雨柔很是无语的看着他,最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好吧,跟你商量个事儿,我请你吃饭,你带我上去,怎么样?”

   赵有财回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通天塔,点了点头:“行吧。”

   赵有财走出院门,聂雨柔急忙跟上。

   “看你很不乐意的样子。”

   “不敢。”

   “那你想吃什么?”

   “嗯,先去临安城最贵的酒楼看看吧。”

   “最,最贵?”

   院子里。

   李慕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挤出了包围圈。

   四下里看了看,发现聂雨柔不见了,急忙问道:“雨柔师妹呢?”

   旁边,李东阳和胡红杰两人相视一眼,后者有些艳羡的说道:“她跟赵师弟走了。”

   “赵师弟?”李慕白神色大变。

   李东阳有些谄媚的走到李慕白身旁,指了指门外:“李师兄,那个人好像叫赵有财,刚走,现在追还来得及。”

   李慕白闻言,看了一眼李东阳,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很好,以后就跟着我吧,一会儿我带你上通天塔。”

   “啊……”李东阳欣喜若狂:“多谢师兄,多谢师兄!”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