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有人挖坑

+A -A

  虽然有人貌似存心不良的挑战自己,但叶行远并不着急,既然走上科举这条淘汰率极高的道路,就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挑战,文人意气之争难道少见么?对此叶行远早有心理准备。

   再说他现在可不是以前的叶行远,不会那么容易叫人欺负了去。他真正在意的是对方的动机,他们有备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一边琢磨,看来自己与俞秀才作对之后,影响力还在蔓延,导致别人关注到自己;一边与诸子寒暄,闹哄哄地朝着城隍庙方向进发。

   本地城隍为城中吏、民敬拜,颇有灵验,这几日县试在即,读书人都要来拜一拜,更是门庭若市。

   这一群参拜城隍的学子以盛本其为首,他表面上倒是客客气气,每与人相遇,必先拉着叶行远介绍。言语之中倒也对叶行远推崇备至,一众同行者也是随声附和,只大多数人的表演都没什么诚意。

   这是欲抑先扬的路子,先将你捧得高高的,再一棒子打落云端。这一套文人都拿手得很,叶行远两世为人见得多了,心中也自不屑,盛本其的手段并不高明,十年考不中童生也不是没道理的。

   叶行远想通了这一点,更加从容自在,人家要捧他抬轿子,他就安心坐着便是,这种众人趋附巴结的态度虽然明知是假的,但听着好话不绝于耳,也是一种享受。

   瞧叶行远春风满面,始作俑者盛本其心中愈发不爽,这姓叶的倒是会借坡上驴,他就不知道谦逊几分么?

   不过也能从另一方面看出,叶行远终究是个雏儿,几句“久仰久仰”之类的客套便能叫他趾高气扬。等一会儿再将他踩到尘埃之中,他就知道厉害了!。

   他十年不中,心性早已不似从前,这一次自觉文字灵力天机气运都到了,又得县中某贵人拍胸脯保证,对县试案首势在必得。

   只要中了案首,那就默认会被下一步府试取中秀才。这样就能实践自己“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遮羞之语。

   不想就在县试之前,半路杀出个叶行远。此人之前盛本其也听过,文章扎实老到,是天生考科举的人才,但毕竟年少,灵力蓄积不厚,本不是什么威胁。

   谁知两三日间,十里八乡都在纷纷扬扬传言,这叶行远竟是在文斗之中胜了东徽村的俞秀才,气得后者如今闭门读书谢客。

   这事虽然细节难以考证,但至少能够说明这小子的灵力之厚,已经到了可以与秀才相公抗衡的程度,这还了得?

   早有人给盛本其详细地透露了讯息,他越听越是心惊,将叶行远预设成了假想大敌,在县里那位贵人的撺掇之下,更是急于在县试之前,压一压叶行远的文名!

   也许县里那位贵人别有目的,说起叶行远明显带有挑拨之意,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但他盛本其不在乎,既是为自己,也是为别人,何乐而不为?

   “叶贤弟,城隍庙乃阴神之地,我们读书人平时少来此地,你是第一次考童生,之前未曾来过吧?”盛本其假惺惺地为叶行远指示方向,想起自己已经不多不少来了此地十次,不觉有些鼻酸。

   叶行远倒确实是第一次来县中城隍庙,他好奇地打量着四周,见庙宇巍峨,香火旺盛,比他所知地球上的城隍庙规模大了何止一两倍?

   踏入正门是一片空地,中间摆放一座黑铁铸香炉,一时不停地冒着青烟,四面稀稀落落种几棵松柏,谨严而不失气派。正中一座大殿,供奉城隍与其随员,两边还各有一座偏殿,供奉本县史上成阴神的人物。

   县中豪侠、清廉能吏、孝子善人,这些人若不能读书得天机,凭着生前功德,死后得敕封成阴神,也可庇佑一方百姓,香火不绝。

   不过这些人地位不彰,读书人是不拜的,就算是城隍老爷也只有考试前临时抱“神”脚拜一拜而已。与其说拜的城隍,还不如说拜的监考小吏们,若那监考小吏使起坏来,他们这些尚未取得功名的读书人又哪里吃得消?

   盛本其带头,每位学子都从庙祝手中买了三把清香,鱼贯而入正殿,拜了城隍上了香,各自口中默默祝告,祷求功名顺利。

   叶行远跟在盛本其身后,抬头瞧城隍神像,只见本地城隍黑衣高冠,面色威严,塑像的眸中蕴有神光,一来是因为雕塑的匠人手艺高超,二来也是因为这里香火旺盛,城隍时时显灵的关系。

   他知道阴神有灵,不敢怠慢,照足规矩行礼上香,不过并未如其他人一般恳求城隍保佑中榜,只求不出意外,考场公平。

   城隍虽能分善恶,理阴阳,在本县之中是排名第一的阴神,但对阳世的干涉却极为有限,更不用说森严科举乃天机所在,不是阴神可以插手。城隍所能做的,无非是借神力于小吏,维持考场秩序,阻挡考生作弊而已。

   叶行远拜完城隍退了出来,冷眼瞧着盛本其等人。此行到目前为止还算平静,对方还并没有出招,想来是因为不敢在阴神之地造次,但他们应该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果然等一行人络绎拜完,适才邀请叶行远的邻村少年又拉住了他不肯放,“叶贤弟,拜完城隍,当会香君。我等学子到美人坟前一祭,奉上瓜果酒蔬,以文辞赞芳魂,乃是县中读书人盛行的风流雅事,这你可断断不能走了。”

   香君?叶行远回过神来,原来是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城隍庙侧,有一孤坟,名为香君冢,乃是三百年前一位名妓的坟茔。当日这名妓艳冠群芳,名声直传南方六省,号称香君,兰心慧质美艳无双,偏又脾气极为清冷,对富贵权势不假辞色,只一心爱才。

   后来她与本县一名士子相遇,惜他才华,两人两情相悦,虽无越礼之事,但也定下白首之盟。

   士子出身世家,回家禀明父母,要将香君娶回家中,他父母如何能肯让儿子娶一个**?当即责骂痛打,更将他关在家中不得出门。

   而香君久候不至,以为情郎违誓,伤心断肠,在城隍庙中斥诉无情人,投缳自尽,香消玉殒,化作一缕芳魂。

   士子得知此事,悲痛欲绝,赶到城隍庙中,循当日生不同衿死同穴的誓言,也是在城隍庙中自尽,与佳人同赴黄泉。

   阴间主宰听闻此事,赞叹于士人的情意,封他为城隍,让他们在地下相聚。当然这最后的结局只是传说,或为后人杜撰,不可考证,只代表着美好的愿望罢了。

   小县难得有这种情致缱绻的雅事,不管会不会做两句诗的学子,在拜完城隍之后,都会往香君冢一祭,做上几句歪诗,也算是附庸风雅。

   当初盛本其便有一阙咏香君颇为知名,在乡间也有流传,不过在叶行远看来不过尔尔,并未放在心上。

   他们是想在香君冢前来羞辱自己了?叶行远抬头看去,只见盛本其眯着眼睛站在阳光下,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叶行远忽然醒悟到,香君冢前比诗文,本来就是本县的传统风俗,影响极大,如果是盛本其这种有点名气的人组织,那更能赢得不少关注。说不得这几日县试之前,县城中都要纷纷议论一众学子的文才。

   如果叶行远在香君冢之前做的诗不够好,自然才名就会被贬低。盛本其之流必定要四处宣扬他文辞拙劣,无童生之才,甚至有可能影响到考官录取时候的态度。

   考试试卷评判虽然以天机共鸣为主,但共鸣毕竟不是精确的分数,如果两人试卷引起的天机共鸣程度相差无几,那又是谁先谁后?这时候,平时的名声就很重要了。

   无聊至极,斯文扫地!叶行远心中叹气摇头,嘴上却故意示弱,“小弟拙于文辞,又不解男女情事,只怕写出来的东西丢人现眼,这便不去了吧?”

   盛本其哪里肯让他走了,使个眼色,一群考生涌了上来扯住叶行远的衣襟袖子不肯放手,七嘴八舌地劝导,“叶贤弟莫要谦虚,你天才之名遍传乡中,区区一首诗算得了什么?”

   又有人说,“叶贤弟放心,不过是我们一群人玩笑,算不得是正经作诗,便算做差了,也传不出去。”

   玩笑?不是正经作诗?那搞出这么大场面做什么?叶行远瞧着越聚越多的读书人和看热闹的百姓,如果说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便是打死他也不信。

   这种情况之下,以前的叶行远骑虎难下,一定被他们硬扯着去作诗。而以前的他,只不过十五六年纪,又久居民风淳朴的山村之中,确实未经人事,也不懂男女之情。所以并不擅长这种诗词,十有八九是要表现糟糕的。

   一旦作得不好,这帮人可不会守什么“不传出去”的信诺,必然是要传遍全县,彻底打压他的文名才行。这事儿场面越大,自己越下不了台,到了考试,名次难免会受到影响。。

   叶行远瞧着一张张虚伪的面容,心中鄙夷。若自己真是个没有见过男女情事的雏儿,经验不足,那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会被这些人活活坑死。

   可惜,现在的他可不是雏儿。叶行远装作为难地点了点头,“香君之情,城隍之信,我一贯心向往之,如今既然是诸位盛情相邀,我说不得只能献丑。不过有言在先,我这诗,真不可传出去......”

   “放心!放心!”那几个心怀鬼胎的考生轰然大叫,簇拥着叶行远出了城隍庙边门,穿过一片柳林,直达香君墓之前。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仙官 第十四章 有人挖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