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猜谜:两根带吊两个碗

+A -A

  大礼堂有点年久失修,屋梁上燕子趴窝的地方露出了些许阳光能够透过来的缝隙,那些线状的光芒,此时正洒在高举着木牌的顾铮的脸上,让他的汗毛也带了些许的金黄。ΩE ΩΩ小说Ww%W.1XIAOSHUO.COM

  如果不是现如今的这种状况,台上的顾铮的现在的身姿仪态,足可以去大场子中去唱那样板戏中英勇就义的那一幕了。

  这不,台下的人还真就被震撼住了,他们不禁就对顾铮的话深思了起来。

  对啊,他们是顾铮的衣食父母,顾铮是个流氓,这岂不是意味着,他们是养出了流氓的人?

  这必须不能够啊!

  赶紧听听这个可怜的孩子,他到底干了些什么,就被判定是犯了流氓罪了吧。

  要不说人只要是能豁的出去,再加上点语言艺术的运用,就很容易影响到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了,再加上顾铮这稚嫩的年龄以及人畜无害的脸,也为他增添了几分的好感度。

  看着台下的厂员工,早已经没有了刚上台时的剑拔弩张的恶意满满,顾铮就更来劲了。

  他用了上学时朗诵海燕时的风格,将那天晚上的‘悲惨’遭遇娓娓道来。

  “昨天夜晚,我如同往常一般准备洗漱睡觉,在睡前我还在想着,明天我就要接受厂子里领导的检验,要为成为和你们一样伟大的工人同志,并做出毕生的努力。”

  “但是,一阵突然到来的敲门声,却打断了我的深思。当我打开门的时候,郝翠华同志就站在我宿舍的门口。”

  “同为福利院的战友,我不可能让她一个女孩子站在凄冷的门外与我说事,于是好心的我就将她让进了屋内。”

  “只见说时迟那时快,郝翠华同学突然就冲进了我的屋内,如同了疯一般的撕扯着她的的确良的白衬衫。”

  “当时我就愣了,就算是你再不喜欢的确良衬衫的质感,但那也是厂子里最内秀的李阿姨捐赠给你的啊!你在我面前泄不满的情绪,又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难道是想让我把前两天刚刚领到的军绿色的卫衣送给你吗?”

  “所以当我想要制止她这一浪费的行为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那衬衫的扣子已经全部都被郝翠华给扯了下来!!”

  “当时,我这个心疼劲啊,就别提了!我们福利院中每养大一个小孩,那可都是大家的心血啊!!”

  “可是当我准备义正言辞的教育她的时候,却让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正是因为要思考这个问题,才让我忘记了周围的情况,久久的未出一言。”

  “而我觉得这个严重的问题,也只有现场的阿姨和大娘们才能够来为我解答了。毕竟我是一个刚刚成年的男孩子,对女孩子身心太不熟悉了。”

  嘿!

  要说顾铮的这番话,可是真说到台下的一众大老爷们的心坎中了。

  刚才的那一通废话就别再说了,咱们也该谈谈流氓之间最深刻的问题了。

  这不,想什么来什么,顾铮这就要谈到关键了。

  而台下的所有女同胞们的好奇心,也完全的被顾铮给勾了起来,哎呀,女人的事女人知道,有什么不明白的,赶紧问吧!

  顾铮也没有吊大家的胃口,他有些疑惑的将高举的木牌放了下来,这小身板累的,挠了挠脑袋继续询问道:“郝翠华同志的衬衫开了,我在她的衣服里边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两根带子,吊着两个圆片,那两个圆片造的和两个碗盖儿一样,就穿在郝翠华同志的身上。”

  “这种天儿,像我们男孩,多是光着,最多穿上一件跨栏背心。”

  “我听厂里的同学说了,现如今讲究的是男女平等,厂里的工作标兵在又苦又累的岗位上工作的工人们,有很多都是值得我们男人敬佩的女同志。”

  “而这些女同志们,她们艰苦朴素的作风也不输于任何的男人,在吃穿上都朝着我们靠拢,并没有像郝翠华同志这般的特殊啊!!”

  “当时,我看到了这个东西之后,就一直在思考,这好像就是有一次我在废品收购站中看到的已经被销毁的不正经杂志上的东西!!”

  “那些只有在坏女人身上才会出现的一种,一种叫做什么奶..奶罩的?!!”

  “那是叫胸衣!”

  一个终于忍无可忍的声音,就从顾铮的背后响了起来,因为还有点理智的压抑,所以音量的大小也只有台上的几个人能够听得到。

  顾铮有点诧异,因为时间的关系,他并没有去注意跟在他身后一起接受思想在教育的,这几位背景墙。

  但是就是因为这一句软软糯糯的:胸衣,顾铮也不免转头打量了出这个声音的主人几眼。

  唉呀妈呀!

  这是要吓谁啊!

  一堆乱糟糟的头就这样的将对方的脸遮挡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灼灼光的眼睛,穿过了层层毛的阻挠,好奇的打量着顾铮。

  可是所有的人看到这位的第一关注点,都不会放在她那双有神的眼睛之上,而是会将所有的关注力都放在她那胸前挂着的那双硕大的,男性布鞋的上边。

  没错,顾铮的脖子上挂着的,如果说是毫无诚意的只能用来当柴火烧的瘦弱木板的话,这个女人胸前挂着的,则是一双又臭又烂的破鞋。

  这双面子和里子都无法再承载一个人的重量的,露出了三四个破洞的布鞋,就这样摇摇欲坠的用一根麻绳一穿,挂在了这个女人的脖子之上。

  对于这个人,顾铮的记忆中影影绰绰的有点印象,当初开思想大会的时候他也瞄过几眼,据说还是一个留学过国外的破鞋呢。

  哦,之所以这位的脖子上会挂上一双破鞋,就和顾铮的流氓一样,顾名思义,她是犯了女流氓的罪过。

  男的那叫流氓罪,女的自然就是破鞋了。

  可是现如今也容不得顾铮上前去与对方热情的握手,再寒暄几句犯了流氓之后的所思所想不是?

  他也只是扫了身后一眼,用夸张的感激表情转过头来,仿佛知道了他想了许久的正确答案一般,惊喜的高叫着:“对!没错,就是胸衣!!”

  “我就想问!在现如今早已经不分男女的大时代中,她郝翠华为什么要搞特殊!穿胸衣!!”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6 猜谜:两根带吊两个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