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归来

+A -A

  滴滴的鸣笛声不绝于耳。

  剧烈的疼痛从四肢传来,苏越迷糊地睁开眼睛,只见自己正躺在道路中央,阻断了来往的车流。

  他的手掌和膝盖呈现出数道血痕。

  周围聚集了很多人,喧嚣议论之声,充溢整个环境。

  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美貌女子半蹲在他身边,正紧张地扶着他,眉宇间,满是担忧与惊恐。

  “同学,你……没事吧?”女子关心地问。

  苏越看着她身后那辆红色的雅阁,短暂的思维空白之后,潮水一样的记忆汹涌而来。

  那些他曾经深埋在内心深处,不敢回忆,不敢触碰的画面,纤毫毕现。

  “2005年,7月15号。”苏越喃喃低语,不顾疼痛,低头看着手腕上,电子表显示的时间,不禁咧嘴微笑,“早晨8点40分,真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他挣扎着站起身,不顾脑袋依然晕眩,一瘸一拐地走向路边的一处电话亭。

  “同学,我送你去医院吧!”

  女子呆愣了片刻,追上来,扶着他,沉声说道。

  苏越摇了摇头,拒绝道:“不用了,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他说完,拒绝女子的搀扶,继续疾步向路边的电话亭靠近,女子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追上前,将一张名片递到他手上。

  “虽然是你横闯马路,才导致的车祸,但终究是我撞了你,我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这张名片上有我的信息,在今天之内,如果你感觉身体有任何不适,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负一定责任。”

  苏越看了她一眼,将名片揣入裤兜,点了点头,继续朝电话亭走去。

  女子站在原地,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轻叹了一声,低头看了眼时间,最终还是默默驾车离去。

  记忆中的这场车祸,并没有给苏越造成任何严重的伤害。

  也没有在他生活中,掀起任何涟漪。

  比起这一天,发生的其它两件事,这件事根本无足轻重。

  2005年的城市街头,公用电话亭还随处可见,苏越走到一处电话亭前,从裤兜里摸出几个硬币,然后投入币孔,拿起话筒便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嘟嘟的响声之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出现在话筒中。

  “妈,我是阿越!”

  再次听见母亲熟悉的声音,苏越微微有些哽咽:“小月在家晕倒了,好像病得很严重,你快回来看看吧。”

  “月丫头怎么啦?”话筒里的声音显得很焦急,“你爸呢?他今天可是夜班,一大早的,难道没在家吗?”

  苏越的父母,都在本地一家名为‘华锋钢铁’的国营企业上班。

  俩人虽然不是同一个车间,但对彼此的工作时间,却是了如指掌。

  “爸正送小月去医院,还没来得及给您打电话。”苏越不假思索,恳切地说道,“妈,今天您就请一天假,来医院看看妹妹吧!我给李老师请了假,今天就不去补课了。”

  “好,我让你白姨帮我替一天班,她今天休假,应该有时间。”

  “妈,您可千万别让白姨替您的班。”苏越脸色变了,眼前闪过一个少女哭得撕心裂肺的画面,“您直接跟车间领导请假吧,请了假直接来中心医院。”

  记忆中的2005年7月15日,是苏越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这一天,母亲工作的车间在上午10点40分,发生了意外爆炸,死亡四人,重伤六人,母亲在事故中重伤,永远失去了一条手臂;这一天,妹妹苏小月在家中无故晕倒,送往医院被检查出白血病。

  整个家庭,天塌地陷。

  命运之神在这一天,仿佛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顷刻间陷入深渊。

  从此以后,再也没能爬起来。

  如今,重新回到一切发生之前,携带着时代发展的轨迹,他将拼尽全力与命运周旋,改写这所有的一切。

  听着母亲肯定的回答,苏越长舒了一口气。

  他挂断电话,又急忙给父亲打了过去,急声问道:“爸,你在哪呢?妹妹呢?她怎么样了?”

  “我正在菜市场买菜呢。”苏父笑呵呵地回答,“我出门的时候,你妹妹正在家里做作业,这会……估计正在看电视吧!”

  “爸,你赶紧回家看看,小月可能在家病倒了。”苏越急声催促。

  “我……我出来的时候,月丫头还好好的,怎么可能这么一会,就突然病倒了?”苏父不相信,但还是推着自行车,急忙往回赶,“阿越,你这时候,不是应该在学校吗?月丫头病倒,你怎么可能知道?”

  “爸,我怎么知道的,你先别管,赶紧回家。”

  苏越急声催促,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他思索了一会,给班主任李青萍打了一个电话,请了两天事假,然后径直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医院。

  长陵作为南华省的一处地级市,城区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初具规模。

  苏越目前所在的位置,离长陵中心医院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父亲已经为妹妹办好了住院手续。

  “爸,小月怎么样了?”

  看着病房门口,神色有些焦虑的父亲,苏越急声问道:“医生怎么说?”

  “初步诊断是感冒发热和贫血导致的昏厥,更进一步的诊断,要下午才能拿到结果。”苏父望了望病房内,已经苏醒过来的女儿,担忧的神色越加浓郁,轻叹道,“医生说情况恐怕不太乐观,让我有一个心理准备。”

  “爸,别担心,小月会没事的。”苏越看着父亲,斩钉截铁地回答。

  诊断的结果,他无力改变,但妹妹的生命,他会拼尽全力,从病魔和死神的手中,将它夺回来。

  “月丫头的身体从小就不好,然而,虽然一直小病不断,但从未得过什么大病。”苏父的手明显有些颤抖,心中的担忧,根本无法排解,他停顿了好一会,才控制住情绪,转移了话题,淡淡地问道,“阿越,你不是一大早就去学校补课了吗?月丫头在家病倒,你是怎么知道的?”

  “可能是预感吧,我就是心里慌,感觉小月要出事,所以就给您打了个电话。”

  面对父亲的疑惑,苏越胡乱找了个理由。

  他重生归来的事情,就算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还不如将这一切都归于虚无缥缈的心灵感应,这样倒还显得更加真实一些。

  “进去看看妹妹吧!”苏父沉默了一会,没有再问。

  他缓缓走向走廊尽头的阳台,颤抖地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

  苏越静静地看着父亲的背影,发现他宽阔的后背,隐隐有些佝偻,原本魁梧的身材,已经不再显得那么高大。

  “爸,放心吧,小月会没事的。”苏越哽咽着,又低语说了一遍。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我于人间已无敌次元入侵现实地球大梦主天牧白骨大圣仙武世界:开局陆地剑仙不死的我实在是太强了我的分身遍布诸天万界!都市之全职抽奖系统
重生之金融猎手 第一章 重生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