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空头陷阱

+A -A

  时间在安谧、沉静中过去。

  第二天,当阳光重新笼罩城市的时候,苏越在母亲的替代下,离开了医院,他没有去学校,而是步行来到了华信证券大厦,进入了期货交易的贵宾室内。

  韩复生早就等在了这里,此刻见苏越进来,急忙迎上前,微笑地说道:“小兄弟果然料事如神,上个交易日,你走后不久,沪铜价格就再也没有继续上涨,下午开盘之后,更是持续下跌,至周五收盘,止步于32750价位。”

  “今日开盘如何?”苏越一边打开桌上电脑,一边问。

  “早晨开盘,沪铜价格直接跳空低开至32500一线,目前持续下跌,已经到达32250位置,看盘中走势,好像还有继续下跌的迹象。”

  苏越打开交易软件,看着沪铜开盘之后的分时图,心里一片惊讶。

  从盘中走势上看,沪铜价格在跳空低开之后,就开始直线下跌,根本没有遇到多头有力的抵抗,连续不断的空单闪现在交易软件中,压制着价格一路走低,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将价格打到了他之前划定的32000价格支撑位置。

  “这不像是价格连续上涨之后,多头获利平仓导致的价格回踩啊!”苏越死死盯着交易界面上那些不断涌现的大笔空单,暗自沉吟道,“这是有人在蓄意做空铜价,跟整个大势为敌啊。”

  国内金融市场从九十年代初算起,到05年也不过才发展十五年的时间。

  这时候,国内的投资者和各大机构,都还处在学习和摸索的阶段。

  沪铜价格的走势,从年初到现在,一直是跟随国际铜价在波动,一步三回头,走得十分犹豫。

  场中交易的投资者,对于铜价即将展开一轮波澜壮阔的牛市并没有预期,他们的认知中,目前全球经济依然还处在泥潭中,特别是上半年表现非常疲软的欧洲,其工业生产、工业信心、采购经理人指数等都还处在年度低点,不可能支撑铜价持续上涨。

  上周五,在国内交易市场收盘后,有消息传言美联储将在下月1号继续加息,并可能上调加息的基点。

  这则消息从发布之初,就彻底引爆了市场。

  美元指数上扬,国际铜价应声下跌,国内投资者在恐慌之下,开盘之后,大笔做空沪铜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

  “小顾啊,沪铜的价格现在已经跌到你所说的32000一线,可以平仓了吗?”韩复升紧紧盯着交易界面,呼吸急促。

  短短十几分钟,他持仓的亏损已经缩小到十万以内。

  “再等等!”苏越沉吟了一会,说道,“我不姓顾,你叫我小苏就可以了。目前从盘面上看,空头的情绪并没有宣泄完成,32000一线的交易量没有显著增加,多头没有回补,这个价格恐怕支撑不住。”

  “还会继续下跌?”韩复升大惊。

  沪铜的价格跌幅已经超过2%,若再跌,就到达交易所规定的3%涨跌幅限制了。

  他交易期货以来,很少经历这样大的波动,心中不免有些激动。

  苏越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盯着盘面,等待着价格进一步的变化。

  沪铜价格在32000一线徘徊了一阵,十几分钟之后,在连续几笔几十手的空单之后,瞬间跌穿前期上涨的支撑平台。

  看着直线向下的分时图和亏损迅速减少的账户,韩复升心跳明显加速。

  沪铜价格一路下穿,在跌破31900之后,终于在跌停附近遇到了多头强有力的抵抗,成交量迅速放大,最终徘徊在31870价位,不再继续下跌。

  “小苏,平仓吗?”

  韩复升握着鼠标的手一直出汗,紧张地问。

  “嗯!”苏越轻轻点了点头,“这空头陷阱布置的也差不多了,跌穿支撑平台之后,蜂拥而出的空单这么多,都没能将沪铜价格继续下压,是时候平仓锁定亏损了。”

  “好,我听你的。”韩复升高兴地回道。

  先前他对苏越的判断,是抱有怀疑的,但现在,眼看着与苏越所说并无二致的沪铜价格走势,他心中再无疑虑。

  迅速地将鼠标移动到交易界面。

  韩复升正准备一键平仓,这时,身后一个声音却突然阻止了他。

  “沪铜经过两个月的持续上涨,在顶部出现如此凌利的下跌走势,明显是转势的开始,怎么能在这时候平仓呢?”

  苏越闻声回头,只见一个大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韩复升身后。

  那人穿着一身整齐的西装,胸前佩戴着‘华信证券’投资顾问的徽章,身材矮胖,国字方脸,头发有些稀疏,脸上油光锃亮,整个人看上去,友善而又虚伪。

  “哟……是赵兄啊!”韩复升停下鼠标,站起来打招呼,“既然你认为目前不是平仓的时机,那你有什么其它的操作建议呢?”

  “顺势而为!”赵永富微笑地答。

  “什么意思?”韩复升一头雾水,“赵投顾能不能把话说得更明白一些。”

  “韩兄啊,你知道我们投资顾问只能给投资者提供建议,不能明确指导他们如何操作。”赵永富抱歉地一笑,“具体的操作,你得自己领会才行啊!”

  “他的意思是让你追空,继续开空单。”苏越冷笑,沉声说道。

  听苏越这么一提醒,韩复升终于明白过来,看了一眼沪铜断崖式的下跌走势,有些心动,向着二人迟疑地问道:“还能空吗?”

  “那得看你想挣钱还是想亏钱。”苏越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来这里,自然是想赚钱的。”韩复升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那就按我说的迅速平仓,然后反手做多。”苏越说出自己的想法,“这就是一个空头陷阱,其目的就是借着短暂利空,在部分多头获利了结的当口,用凌利的下跌之势来引诱空头。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沪铜后面的走势将会迅速上扬,走出接连不断的上涨态势,彻底收割这一轮的空单持有者。”

  沪铜32000一线的价位,迅速被击穿之后,又在31870附近放巨量横盘。

  明显就是一个下跌态势的假突破,用来勾引空头的,这样的走势,苏越在前世经历过无数次。

  “韩兄,这小孩是谁啊?”赵永富盯着苏越,淡淡哼了一声,轻蔑地说道,“小小年纪,靠着臆想,分析起走势来,居然还头头是道的,不简单,不简单啊!”

  苏越哪会听不出他话里的嘲讽之意,只是这会懒得与对方计较。

  “顾小妹的弟弟,姓苏来着。”韩复升诧异地看着赵永富,“你不认识?”

  “顾家的小孩?”赵永富皱了皱眉,暗道,“没听说顾云汐那小妮子有个弟弟呀,难道是远房的?”

  姓苏就肯定不是顾家本家的孩子,这就让他少了许多顾虑。

  顾云汐仗着顾家的关系,进入华信证券就夺了他晋升的名额,不但二十几岁就坐上‘华信证券首席投资顾问’的位置,还一直对他不假辞色,根本不尊重他这位老前辈,这让他早就耿耿于怀。

  但他畏于顾家在华信证券的势力,不敢当面得罪顾云汐,也就只能将这些憋屈一直压在心头。

  如今正好顾云汐不在,苏越又主动跳出来撞他的枪口,他又岂能轻易放过对方。

  “看了几本书,学了一点金融知识,就出来胡说八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赵永富继续教训道,“金融市场上,关于交易的每一句话,说出来,可都是要负责任的,你家长没教过你!”

  苏越见他得寸进尺,一再找茬,不禁轻哼了一声,冷笑道:“也不知是谁胡说八道,说什么‘顺势而为’,有些人恐怕连沪铜目前处于哪一阶段走势,都没分清吧?”

  “我在营业部待了差不多十年,金融市场的大风大浪,不知经历了多少,岂是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能理解的?”赵永富气极,呵呵笑道,“你既然如此肯定今日沪铜的大跌,是空头陷阱,不如我俩对赌一把如何?”

  “好啊,你想怎么赌?”苏越紧紧盯着他。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楚后氪金魔主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在港综成为神话从廉政公署开始称雄港片从白蛇开始诸天改命天魔降临官途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
重生之金融猎手 第十一章 空头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