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本钱

+A -A

  “怎么会……”

  赵永富双手撑着地面,从地上爬起来,右手颤抖地握着鼠标。

  顾云汐和大户室里的几位客户,听见凳子翻倒的声音,急忙围拢了过去,看着他脸色苍白,双手颤抖的样子,不禁关心地问道:“老赵,你……没事吧?”

  赵永富手握鼠标,切出交易界面,看到24小时不间断更新的金融资讯页面上,那被网站标注的两条红色醒目资讯,明白过来了沪铜暴涨的原因,开始慢慢镇定下来,淡淡地说道:“我……没事,只是地面太滑,摔了一跤而已,多谢大家关心了。”

  突发性的重大利好,除了内部交易者。

  没有谁能够预料得到。

  他虽然输了,可他认为自己并不是输在技术和分析上,而是输在了运气,输在了巧合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上。

  这种东西,能让人侥幸一次,但也会让人万劫不复。

  明白了苏越赢的原因,他刚刚看到交易界面,失去的那份信心,又重新回到了他身上,只见他直起身,老脸微微一红,对着顾云汐身边的苏越说道:“沪铜以巨大的成交量强势重返33000价位,这次赌约,你赢了!”

  “按照约定,5手沪铜的钱,我会马上打到你的账上,至于当着营业部的所有人道歉……”

  说道这里的时候,赵永富有些犹豫。

  他毕竟已经在营业部里工作了十年,从华信证券长陵营业部还是一家小作坊的时候,就开始在这里了,算是元老级的员工。

  营业部里,各个部门的人,基本都认识他。

  若要让他当面向一个小孩道歉,这脸他是真没法拉下来啊。

  “老赵,道歉的事就免了……”顾云汐说着,侧头看了眼苏越,继续说道,“苏越他就是年少不懂事,这种约定本来就不该答应,关于赌约的事,大家私下内部解决就好了,没必要传到营业部其他人那里去。”

  顾云汐好歹也是营业部投资顾问方面的主管。

  若是这种闹剧传开了,她的面子也不好看,到时不但赵永富会被迫走人,连她也会被领导责骂。

  这样的赌约,本来就是个双输的局面。

  她不知道赵永富是抽哪门子风,才会找苏越立下这样的赌约。

  在营业部当了十年的投资顾问,还成不了首席,顾云汐不认为是他面对金融市场的分析能力有问题,而是认为他的性格,应该有致命的缺陷,导致营业部的领导,并不愿意用这样的人。

  很多时候,她都能一眼看明白的事。

  赵永富却就是不明白。

  苏越注意到顾云汐看自己的眼神,知道她不想将事情闹大,有意放过赵永富,于是便笑了笑,说道:“我本来对道歉什么的,也不感兴趣,赵投顾能按约定,将钱打给我,这件事情,也就算过去了。”

  他说完,便将自己写着银行卡号的那张白纸递上。

  顾云汐见他如此财迷,连几分钟都等不了,不禁暗自皱眉。

  5手沪铜,按市价计算,差不多65000块钱,这样的一笔钱,在05年,已经不算少了,赵永富心痛了一阵,就当损失了大半年的工资,将约定的数目,分毫不差地转入到苏越的银行账户内。

  苏越收了钱,将一部分资金转入期货账户。

  然后在沪铜33050价位附近,开了两手多单,预留了一部分保证金,这才抬起头,看着顾云汐,高兴地道:“顾姐,还没来得及吃午饭吧,我说过赚钱了之后,一定请你到天香酒楼大吃一顿,今日机会正好,不知可否赏光?”

  顾云汐原本以为他不过是顺口一提。

  却没想到苏越这么快实现了自己当初说的一切,楞了几秒,感觉真有些饿,不由点了点头。

  俩人离开华信证券大厦,来到离商业街不远的天香酒楼。

  这是一家经营中餐的高档酒楼,服务周到,菜肴美味,在长陵颇具名气,当然价格也不会便宜。

  俩人落座以后,苏越将菜单递给顾云汐。

  顾云汐看了他一眼,象征性地点了几个家常小菜,然后再点了两杯饮料,便将菜单递还给了苏越。

  苏越继续加了一份糖醋排骨。

  然后圈了几个小吃,标记上打包,才将菜单递给服务员。

  “两天时间,空手套白狼,净赚11万,苏越……我还真是小瞧你了啊。”顾云汐再不敢把他当一个小孩看待,“我,韩老板,老赵。你借我之势,在他们俩人身上赚钱,最后结果,却还能让我们三方,各自满意,真是厉害!”

  “顾姐说什么,我不懂。”苏越故作茫然道,“可能只是运气好而已。”

  顾云汐想了想,若午间休盘之时,没有央行发布的那两条重磅新闻,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只是……

  她总感觉苏越好像提前知道那新闻,会在今日发布一样。

  当然,这只是她的第六感。

  按实际情况来说,央行发布的文件和决议,在发布之前,都是绝密,连她家的长辈都不可能触及到,更别说苏越这样的毛头小子了。

  “听不明白就当笑话听就好了。”顾云汐淡淡地说道。

  苏越轻轻‘嗯’了一声,却见顾云汐继续说道:“运气,只能让人侥幸一次,我还是那句话‘赚钱之前,要先学会生存’。”

  “交易上的事,我以后会多多请教顾姐。”苏越笑着说道,“我现在有钱交易了,应该算是顾姐的客户了吧?”

  顾云汐盯着他,没有回答,而是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你还没有高中毕业吧?”

  “高二,即将步入高三。”苏越回答。

  “那为什么不认真学习呢?”顾云汐说道,“考一个好的大学,比你在金融市场上赚的这点钱,重要太多,为此耽误学业,可不值得。”

  在金融市场上,心性稳不住,赚得再多,早晚也都会还回去。

  苏越年纪尚小,未经沉浮,不可能经得住金融市场的各种考验,与其等待到头来,被打击得心灰意冷,一事无成,还不如现下努力学习,扎实根基,完善好自己的退路,再谋求赚钱的机会。

  “有人说过,每个人要走的路,都不相同,找到合适自己的那一条,才是对的。”苏越眼里闪着亮光,坚定地回答,“我知道自己适合哪一条路!”

  顾云汐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被那里面坚定的信念所震惊。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楚后氪金魔主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在港综成为神话从廉政公署开始称雄港片从白蛇开始诸天改命天魔降临官途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
重生之金融猎手 第十四章 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