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人比花娇

+A -A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想起当初自己在苏越这个年纪,也是如此坚定和倔强,那些青葱般的岁月里,幼稚而又美好的经历,在脑海中并未远去。

  只是她已没有了当初那份信念和初心。

  服务员微笑地上菜,然后轻声询问俩人是否还有其它吩咐和需求。

  顾云汐回过神来,轻轻地摇了摇头,拿过冰镇的饮料,喝了一口,才继续说道:“苏越,你说得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不会相同,也不能强求。”

  “我只是随口说说,顾姐不要在意。”

  苏越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感受了一番久违的美味,含糊地说。

  天香酒楼,在许多年以后,已经成了一家闻名全国的连锁餐饮集团,但他最爱的,还是长陵这家店的味道。

  顾云汐淡淡地笑了下,没有再将话接下去。

  有些东西,未曾经历过,永远不会明白,苏越就算是比一般的少年成熟许多,也不会完全理解她说的意思。

  代沟不是因为年龄形成的。

  而是因为生活阅历不同,才导致地看待事物的想法不同。

  “顾姐,菜不合你的胃口吗?”苏越见她动了几下筷子,就放下了碗筷,“要不,我再帮你点几道喜欢的菜。”

  顾云汐轻笑着拒绝:“苏越,不用了,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苏越见她说话的时候,脸色微红,明白了过来,女孩对于身材的追求,是可以抵御来自美食的诱惑的。顾云汐是一个极度自律的人,对她来说‘保持身材,控制饮食’,也许已经成了一种本能。

  俩人吃好之后,苏越结了账,和顾云汐一同离开天香酒楼。

  顾云汐看着他手里打包的两盒点心,不禁纳闷道:“你是怕待会自己饿了吗?所以才备了两份点心。”

  苏越摇了摇头,没有解释。

  他挥手与顾云汐道别,然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医院。

  推开病房的门,看见妹妹洋溢着的笑容,苏越将手里的点心放到她面前,微笑道:“尝尝,我在来的路上买的。”

  苏小月看着盒子里,被做成大小心形的点心,甜甜地笑了一下。

  她不着痕迹地留了一盒,然后打开另一盒,尝了一口,眼睛里不由全是笑意:“哥哥,你在哪里买的,这点心真好吃。”

  “路边摊上,随手买的,两盒5块钱。”苏越随意说着假话。

  天香酒楼的点心,好吃,但也很贵,他所谓的5块,其实是后面抹去了一个零,不过再贵的东西,只要妹妹喜欢,他都会觉得值。

  “5块已经很贵了。”母亲下意识地说了一句。

  然而,当她被妹妹强行喂了一口之后,便再没有说话。

  “妈,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呢。”苏越沉声说道,“我向李老师请了两天假,正好可以多陪陪小月,后面有你和爸忙的,就不用跟我争这点时间了。”

  苏母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哥,其实你也可以跟妈一起回去的,我能照顾自己。”苏小月在母亲离去之后,偏过头说道,“缺了两天的课,要很久才能补回来呢。”

  哥哥的成绩不怎么好,要想在明年考上一所好的大学,很难。

  她不想拖累哥哥的学业,因为,当她倒下以后,哥哥将是家里唯一的希望。

  “成绩并不是衡量人生的一切,哥哥答应你的事,会办到的。”苏越为她剥着橘子,眼神深邃,“小月,你最重要的是养病,其它的……少操心,好吗?”

  苏小月接过哥哥手里的橘子,看着他眼睛里的期盼,点了点头。

  “想出去走走吗?”苏越为她理顺肩后的发丝,看着她望着窗外,有些羡慕,又有些落寞的眼神,微笑道,“长陵湖的荷花开了,潋滟湖光,灼灼荷花,非常漂亮,入夏之后,你还没去过长陵湖吧?”

  苏小月眼睛一亮,转而又迅速黯淡下去。

  她有些怯怯地望着哥哥,小声地问:“我……真的可以出去吗?”

  “当然可以。”苏越温柔地道,“刚刚出去的时候,我问过医生了,他说只要注意不要着凉发烧,出去走一走是没事的。”

  苏小月黯淡下去的眼睛,重又亮了起来。

  她雀跃地跳下病床,拿起母亲送来的衣裳,在卫生间里换下之后,拉着哥哥的手,便急不可待地奔出了医院。

  下午五点的太阳,已经没了那股火热。

  苏越看着眼前长发垂肩,一身淡紫长裙,亭亭玉立的少女,深邃的眼里,是无尽的怜爱和温柔。

  这才是他最想看到的妹妹啊,那般青春靓丽,娴静清纯!

  一如世间,最纯净的精灵。

  苏越打了一辆出租车,带着妹妹来到长陵湖畔,只见碧波万顷,荷花摇曳,真有诗中‘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场景。

  苏小月沿着湖畔修筑的栈桥奔跑,眼里尽是喜悦和激动。

  苏越慢慢跟着她,仿佛守护着精灵的战士一般,心里安宁而幸福,两世的记忆里,他与妹妹很少有这么开心的时候。

  于是,此刻的时光,才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红’,哥哥,你快看,真的如诗如画,好漂亮。”苏小月纤手指着湖中景色,回眸间,笑颜如花。

  微风轻拂,碧波荡漾。

  苏越遥望着湖中随风晃动的荷花,微笑道:“小月高兴就好。”

  “以前夏天的时候,长陵湖我也来过,为何就不见有这么成片的荷花呢?”苏小月走到一处没有栈桥的湖边,掬起一捧湖水,洒向一株绽放的荷花,“那时候,一望无际的湖水在阳光照耀下,仿佛一面巨大的镜子,虽然视野开阔,可就是觉得缺少了什么,当时我就在想,要是能在湖中种上许多荷花,那该多好……没想到现在真的实现了。”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也许你当初念叨的次数多了,有人便听见了吧!”苏越微笑地说道。

  “哥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可不是这么用的。”苏小月轻笑,抓着哥哥的手,从湖边重新回到了栈桥上,“真应该让雪姐姐给你补补课,不然……以你现在的成绩,来年考大学,真的希望渺茫呢。”

  “她除了学习文化课,还有音乐方面的艺术课程呢,哪来那么多时间给我补习?”

  “是你不愿意说罢了,其实雪姐姐……”

  苏越身为一个学渣,不太想与妹妹讨论学习上的事。

  他注意到栈桥前方,挨近主干道的位置,有人正在做答题送礼物的宣传活动,不禁打断了她的话,拉着她直奔过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我于人间已无敌次元入侵现实地球大梦主天牧白骨大圣仙武世界:开局陆地剑仙不死的我实在是太强了我的分身遍布诸天万界!都市之全职抽奖系统
重生之金融猎手 第十五章 人比花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