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月下表白

+A -A

  张雪轻轻地为小月理顺脑后的秀发,略带歉意地说道:“小月,宁老师给我排了星期一、三、五晚上的音乐课,我可能这个时间段来不了。”

  “不过……”

  眼见苏小月的目光有些失落,她又急声说道:“宁老师把周末的课取消了,所以现在我周末有时间了,可以整天都陪着你。”

  安抚好小月之后,张雪又抬头去看苏越。

  “阿越,李老师说补课到这个月底就结束了,后面会有一个月的假,我已经将高中所有重要的考点内容都整理了出来,到时候配上题库讲解,应该能在暑假,帮你把学习成绩提高一部分。”

  所有的学习资料,她都偷偷整理了两份,就等着苏越开口询问的那一刻。

  可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放假途中,苏越对她一直都是若即若离,那些想说的话,那些想为他做的事,始终都没等到合适的机会。

  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她憧憬着未来,有着向往,却又有些恐惧。

  向往是因为高考,自己离梦想会越来越近;恐惧是因为高考,自己离苏越的距离,也许会越来越远。

  在仅剩的一年时间里,她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他。

  让他在高考的竞争场上,不要离自己太过遥远。

  苏越感觉到张雪小心隐藏起来的期盼神色,温言道:“阿雪,只要你愿意给我补课,无论什么时间,我都等你。”

  他眼里饱含着深情,让原本平静下来的张雪又红了脸儿。

  苏小月偷偷地笑,对于这样的场面,很是满意。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流逝,当三人明显感知到它流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苏母姗姗来迟,叮嘱了苏越几句,便让他和张雪赶紧回家睡觉,俩人在苏小月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医院,然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槐荫小区’。

  槐荫小区中,居住的大多是‘华锋钢铁’集团的老员工。

  这一片小区,是隶属于华锋钢铁集团旗下,天朵地产开发修建的,除了对外销售的一部分,其余的,都分给了从华锋钢铁建立之初,历经‘大下岗’的老员工,也算是名义上的职工房。

  俩人从小区门口一棵绿意葱翠的槐树下走过。

  然后并肩漫步在月光皎洁的小区卵石路上,彼此沉默,却又忍不住对望,临到分别的时候,张雪静静地站在他面前,轻轻道了一声‘晚安’,才转身离去。

  苏越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纤薄的身影,逐渐远去,慢慢融入月光照耀不到的黑暗里,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恐惧起来。

  “阿雪……”

  他忍不住追进了几步,对着黑暗里大喊道。

  声控的楼道照明灯,在他大喊之下,亮了起来,一身白裙,纯洁如雪的女孩在柔和的灯光下回眸,愣愣地看着他。

  淡雅倾城,眉目如画。

  “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好久了,只是怕你拒绝,所以才没敢告诉你。”苏越的声音很大,说得郑重而又坚决。

  这句话,他在心里,已经憋了太久了。

  上一世,这一世,整整几十年!

  那些想说的话,那些诉之不尽的思念,以前,他错过了,想说的时候,已经没了机会,如今……再世轮回,他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阿雪,我爱你,无论上辈子,这辈子,还是下辈子。”

  爱情的誓言在安谧、宁静的小区里回荡,犹如挚诚的信徒,不顾一切地吼出他心中的信念一样。

  沉睡的小区醒了过来。

  房间里的灯光接二连三的亮起,有人打开窗户,沉默地看着月光下,坚定而又无畏的少年。

  曾几何时,他们也有过这样的青春,这样的爱情。

  只是一切随着时间远去,再回首时,已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张雪站在楼道里,听着他铮铮誓言,明媚的眼睛低垂下去,俏脸羞红,手指绞着裙子的腰间丝带,心里感动而又忐忑。

  中学的恋爱,无论学校还是家庭,都是明令禁止的。

  苏越突如其来,在她家楼下表白,这让她如何自处?母亲会知道吗?邻居叔叔阿姨们,又会如何看待她和苏越俩人?

  “阿越……”

  张雪轻轻咬着唇,抬起头来,正要说什么,却见苏越已经疾跑过来抱住了她。

  温暖的怀抱,让她忘了一切顾虑,她轻轻伏在苏越的肩膀上,泪水迷蒙了双眼,哽咽道:“呆子,呆子……”

  柔和的灯光洒在俩人身上,幸福而温暖。

  “对啊,我就是呆子啊。”苏越拥抱着张雪,闻着她身上淡雅的清香,想起前世那些刻骨铭心,却又痛苦万分的经历,“你在我书上标注了那么多次表白的话,可我就是不明白;你偷偷为我做了许多笔记,标记了所有考试的重点,可我只当你是可怜我;你年年回来,不顾所有人的眼光,拉着我去逛街,一直等待着我,可我却每年都负你……阿雪,你说得对,我就是呆子啊!”

  张雪静静地听着,突然有些茫然。

  她轻轻挣开苏越的怀抱,红着脸说道:“在你书上写‘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这种诗句的人,确实是我,可你说的后面两件事……”

  她为苏越做的读书笔记,根本就还没来得及给他,苏越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最后一件事,什么年年回来,拉他去逛街……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怎么可能会是她做出来的?

  “呃……”

  苏越没想到自己一时沉浸得太深,居然说了一些后世没有发生的事,急忙改口道:“那些话,是我从电视偶像剧里学的,然后自己改了一些。”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这句诗。

  是当初张雪标记在他语文书‘琵琶行’上的一行字,苏越当时以为是说诗人白居易惆怅心情的,所以便根本没在意,直到后来毕业很久,妹妹用他的书,自学高中课程,才给他指出来。

  但那时,天各一方,已经算是错过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楚后氪金魔主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在港综成为神话从廉政公署开始称雄港片从白蛇开始诸天改命天魔降临官途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
重生之金融猎手 第十八章 月下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