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考题

+A -A

  “可以。”苏越沉声应道,“韩老板既然如此信任我,那我也不能辜负你的信任,我可以替你操盘,不过账户里的资金不能超过200万。还有……关于代理理财的协议,要签一下,我不希望到时候有不必要的纠纷出现。”

  虽然不知道苏越为什么要规定200万以内的账户资金,但见他能这么爽快地答应下来,韩复升还是非常高兴的。

  其实他最近的生意,规模扩张过快,资金已经有些紧张了。

  除了目前期货账户里那140手沪铜资金,他已经没有闲钱再投入进去。

  韩复升之所以求着苏越给他操盘,一是确实后面几个月没有时间参与行情,二是想借助苏越的能力,让自己紧张的资金链稍微缓和一些。

  “没问题,账户内的资金,目前差不多190万,符合你的标准,至于协议,你理一个出来,随时可以找我签。”韩复升说着,便从身旁美女秘书的手里接过一张名片,递给苏越,“这是我的电话和公司地址,欢迎小苏随时来打搅。”

  苏越将名片揣入裤兜,再抬头时,就见韩复升已经又端起了酒杯,向他敬来。

  “小苏啊,没想到你小小年纪,酒量居然这么好。”韩复升感叹了一句,“我这几位兄弟,轮着敬了你一圈,你居然什么事都没有。”

  “真可谓英雄出少年啊,老韩啊,看来我们是真老了!”

  “老何啊,你经营着酒吧和夜场的生意,每天都在美女丛中来去,怎么越来越不能喝了?难道是身体被掏空了?”

  “屁话,谁不能喝了,再来,满上,满上……”

  “老柳啊,你搞餐饮,可得再加把劲啊,你看这天香酒楼,当年可是跟你一块起步,如今人家这规模和声誉,已经超你一大截了。”

  “咱能不说这些吗,来,来……喝酒,喝酒。”

  苏越喝了韩复升所敬的一杯后,眼见众人酒意朦胧之间,似乎对自己又有些蠢蠢欲动,急忙借故尿急,往厕所跑去。

  喝酒这种事,他觉得适可而止就行。

  吃了饭,待会还要去医院看妹妹呢,他可不想自己喝醉后,说一些稀里糊涂的醉话。

  “喂,老虎,啥事啊?要是约我网吧见的话,就免了,今晚哥有事,不来。”

  “什么重要的事?你懂个屁……今晚我堂妹过生日,带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同学,那姿色,那身段,比酒吧、夜场里的那些货色强上万倍不止。今晚……老子准备把她拿下,明天请哥们几个喝酒。”

  大厅走廊之中,苏越与一位满身名牌的少年擦肩而过,突然听见他在电话里倾吐这样的豪言壮语。

  苏越皱了皱眉,正准备离开。

  骤然想起早上在学校,韩月彤邀请自己参加她生日宴时,说的地方,正是天香酒楼,脸色不由一变,心中大怒,急忙转身跟了上去。

  “咦……小苏,你怎么也在这里?”

  路过‘名渊居’雅间的时候,顾正清刚好从里面走出来,惊讶地看着苏越。

  苏越抬眼间,看清楚面前的中年男子,也是极为惊诧,干咳了一声,隐藏了一些情绪,说道:“一位朋友过生日,正好在这里吃饭。”

  韩复升的事,他没必要告诉顾正清,于是便随口撒了个谎。

  “女朋友吧?”顾正清笑看着他,伸手便拉住苏越,将他扯进了雅间,“刚刚我们正谈到你呢,真不想你就在门外,耽误你几分钟,让各位老师认识一下,免得大家以为我顾正清说的谎话。”

  他哈哈笑着,将苏越拉到桌前,就将他按在了自己身边的空位上。

  “顾教授,这是……”

  有位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疑惑道。

  “王校长,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位苏同学,听云汐说,他还是你们中学的在读学生啊,怎么……您没印象?”顾正清看着中年男子,诧异道。

  按说苏越这么优秀的学生,在学校应该是榜上有名的,王长军作为一校之长,对于特别优秀的学生,应该有所耳闻才对。

  “我校的学生?”王长军愣住了。

  “王校长好,我是高二、二班的学生苏越。”苏越微笑道,“学校像我这样的学生,没有上千也有几百,王校长一天工作那么忙,不可能每个都记得住。”

  对于王长军,苏越上一世没什么交集,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喜好,他之所以主动说这么一句话,是想给王长军一个台阶下。

  毕竟长陵中学承载了他太多回忆。

  他还是不太希望学校校长因为他,此刻,在众多大佬面前失了面子。

  “你是李青萍的学生吧!”王校长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句,对于苏越主动提及的那句话,心里一片赞赏。

  “王校长好记性,我的班主任,正是李老师。”苏越微笑。

  “老顾啊,就凭这同学简单的两句话,我开始相信你说的话了。”顾正清右方,坐在主位的一位中年男子哈哈大笑,盯着苏越问道,“听说你在经济、金融方面的天赋不错,那你说说,方老板这天香酒楼,随着国内经济环境的变化,应该如何才能上一步台阶,创造更高的收益?”

  “老董啊,你这问题,可有些为难小苏了。”顾正清皱了皱眉,解围道,“他毕竟还只是一个中学生,纵然有些粗浅的见解,又岂能说到你的心坎里去?”

  董见行在接任华夏财经大学招生办主任的之前,可是华夏财经大学金融学院的资深教授。

  以苏越的年纪和知识储备,要说出让他肯定的见解,无异于难如登天。

  “说说无妨。”董见行眼里泛着笑意,“你老顾在经济学方面,可是有一定权威性的,你能看中的人,我也想见识一下。”

  他环顾了一遍席间众人,续道:“各位想必也有此心吧?”

  众人虽没点头,但眼里那份好奇,已经说明了一切。

  苏越知道自己这一开口,不但关系着自己在众多大佬心中的印象,还多多少少关系着顾正清的名誉,不禁淡淡笑了笑,镇定地说道:“方老板的天香酒楼,环境、味道、服务这些自不必说,在长陵都是顶尖的,可方老板走的这高端餐厅的路线,在长陵的顾客容纳量却是有限的,可以说长陵高端餐饮的市场规模,就这么大,方老板若想让天香酒楼的营业利润上一步台阶,无非就两个选择,提升营业额和节俭成本。”

  “天香酒楼的成本控制,我想方老板经营这么久,应该已经找到最合理的状态,在保证环境、味道、服务等方面前提下,应该是没什么空间了。”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提升营业额一条路。”

  “营业额的提升,无非是吸引更多顾客,或者菜品提价两个选项。”

  “以目前的天香酒楼来看,长陵的目标客户,基本上经过方老板的几年深耕,已经吸引得差不多了,没什么提升空间;而菜品提价,在目前的居民消费水平没有大幅度提升之前,根本不可能。”

  “所以,剩下的,就只有扩大规模,从长陵走出去这一条路了。”

  “至于如何走出长陵,我想方老板心里自有计较,我的建议是在品牌塑造和盈利模式上下功夫。”

  “天香酒楼的净利润率不低,只要方老板能将‘天香酒楼’在长陵以外的地方,开成现在的规模和口碑,证明这条路是可以复制的,那么聪明的投资商自然会蜂拥而来,到时授权品牌,收取加盟费,不需要几年,就能铺展到全国。”

  “走到这一步,后面的路无非就是招股、融资、上市,彻底将产业证券化而已。”

  苏越一口气说太多,急忙从旁边静立的服务员手中,要了一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水灌下。

  他所说的这些,就是以后天香酒楼走的路径,只是他以后世的记忆,提前说出来了而已。

  整桌的人,包括顾正清在内,听着苏越清晰地解刨出天香酒楼未来可行的发展路径,心里都是大为震撼。

  特别是方老板。

  这半年来,天香酒楼的收入以及利润,一直止步不前,让他意识到天香酒楼在长陵,已经触及到了天花板。

  可如何才能走出长陵,如何才能建立稳定的盈利模式。

  他心里一直没谱,暗中琢磨了一两个月,也没有弄明白,如今听苏越一席话,竟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位同学,你说的可复制的盈利模式,品牌塑造,品牌授权,加盟费等词汇,能不能详细解释一下?”方云山忍不住问道。

  “好啊!”苏越嘿嘿一笑,提醒道,“不过方老板,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前面已经说了那么多了,后面你问的这些……可是要收费的哟!”

  “呃……”方云山一阵无语。

  “哈哈……”

  满桌大笑,随后董见行一片赞赏地说道:“长陵中学真不愧是百年老校啊,小苏这样的学生,可真是难得,难得……”

  他一连说了好几个难得,让在座的人,都是一惊。

  苏越眼见众人的神色,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明年华夏财经大学特招的名额,自己多半有份。

  顾正清门口这一拉,算是帮了他大忙了。

  让他在长陵两大中学的校长、教委领导和华夏财经大学招生办主任面前露了脸,留了深刻印象。

  “老顾啊,看来咱们这一趟,收获颇丰啊。”董见行高兴地笑道。

  顾正清没有回答,只是认真看着苏越,眼里,那是越看越喜爱,若不是见他还未完成高中学业,真想立刻将他收作自己的学生。

  “各位领导、老师,我朋友还在隔壁等我呢,学生就不久陪了。”

  苏越恭敬地站了起来,沉声说道。

  “小苏啊,你先去吧,改日有空了,我让云汐约你,咱们再继续聊。”顾正清想起苏越还在参加同学的生日宴会,就硬被自己拉来耽搁了十多分钟,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未等众人说话,便让他离去。

  苏越出得‘名渊居’雅间的门,转身便冲进了吵吵闹闹的‘沁云香’雅间。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我于人间已无敌次元入侵现实地球大梦主天牧白骨大圣仙武世界:开局陆地剑仙不死的我实在是太强了我的分身遍布诸天万界!都市之全职抽奖系统
重生之金融猎手 第二十四章 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