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 资本裹挟

+A -A

  苏越沉思片刻,回道:“在这场极有可能出现的新危机里,我们国家经济体,所面临的风险,只有一个。”

   “那就是在货币大幅升值、资本加速流入我们华国内部情况下。”

   “所导致的经济过热,通胀飙升的问题,到时候极有可能会出现华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的现象。”

   “在全球宏观经济变化,未来极有可能的美元、欧元持续贬值情况下。”

   “我们极大概率会重复日本80年代后期的经济走向,在作为全球工业品核心输出国的推动下,大家的生活成本和生产成本飙升,使我们比之全球相对低廉的劳动力竞争环境,不复存在。”

   “当这条沟壑被填平,资本输入的土壤不再……”

   “那么,国内的投资环境和贸易出口,必然大受影响,从而拖累经济的增长,进入中等收入陷阱之中。”

   “通胀问题?”易钢低语了一句,若有所思,“小苏,你的建议呢?”

   苏越顿了顿,继续说道:“要避免输入型通胀的产生,首先要引导国内大资金投资流向,其次,要防止华币在短期内的大幅升值,同时……还要加大对外投资规模,防范泡沫在金融行业的滋生。”

   “日本经济黄金时期,他们号称能买下整个美国。”

   “那便是建立在日元对内贬值,对外却大幅升值,金融机构无限制扩张,大举增加杠杆的基础上。”

   “当然,也因为他们当时放任了这种现象。”

   “才导致了日本经济过热,经济泡沫迅速滋生,大量资本疯狂炒作日本房价,在这整个资本利润的驱使下,作为经济核心驱动的工业生产和对外出口,大受打击,最终迎来了经济的全面崩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在当前,正在重复日本走过的道路。”

   “我国人口爆发下,快速成长起来的巨量低廉劳动力市场,也即人口红利,快速地推动了我国的市场需求和工业生产优势,也使我们的商品,获得了在全球范围内‘物美价廉’的称号,快速抢占全球市场。”

   “但这种情况,不会一直存在下去。”

   “一旦走进日本的经济发展陷阱里,我们恐怕也会出现所谓‘失去的20年’。”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聂远征微微颔首道,“日本经济的辉煌与衰落,确实能给我们不少警醒。”

   “输入型通胀!”

   易钢沉思了一会,继续道:“全球市场上,许多生产上游原材料定价权,并不在我们手里,你所说的情况,未来……确实有可能发生。”

   “不过,却也不必过于忧心。”

   “我们外管局在维持华币汇率的稳定上,有足够的信心,而央行本身的宏观调控和货币政策,也有足够的牌可以打。”

   “当然,小苏你刚刚说的那些在经济快速发展中。”

   “我们应该注意的问题,肯定也是值得重视和防范的。”

   “既要遵循市场经济发展规律,又要适当引导市场经济的发展,我们一直在这么做,未来也一定会继续这么做。”

   “对外投资上……”

   “其实我们一直是持鼓励态度的,外管局在这方面,也给了足够的政策空间,只是当前大家信心不足,成果还不显著而已。”

   “当然,美元、欧元如果在贬值通道上,越走越远。”

   “而我们华币步入不可避免的升值通道,那在有利于经济突飞猛进发展的时间窗口里,我想……不管是我们,还是领导们,应该都能看见,并做出及时的政策应对,抢占这一步先机。”

   苏越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这些话,他已经差不多说透了,再多说,也无用,只能看接下来……既有的事实发展,会怎么走。

   “我觉得如果希腊国债危机爆发……”

   聂远征沉思了一会,接过话说道:“那么我们不但要趁机扩大在全球金融领域的话语权,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占据更多权益,而且要通过货币升值基础上的对外并购扩张,掌握更多其它行业的话语权。”

   “全球经济已经连为了一体。”

   “在经济和平演变的道路上,一切的机会,都是难能可贵的。”

   “再说……无论从我国经济发展的必然道路,还是当前世界经济明显更加一体化的发展趋势来看,我们国内资本,都得大规模地走出去,而且必须要尽快地占据一些行业优势,才能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必然趋势里,更好的融入进去。”

   “从历史的发展来看,有些机会,错过,可就不会再有了。”

   “现在,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对我们华国都还相对友好,和平发展的时间,我相信不会一直都有。”

   “我们必须尽快地成长。”

   “然后在美国这个强大对手,对我们翻脸之前,完成积累。”

   “小苏……”易钢听见聂远征这番话,微笑地盯着苏越,说道,“你今晚找我们,是想通过我们,让国资机构,尽可能地协助你,展开在金融交易市场上的行动吧?说说吧,具体说一说你有什么打算?”

   苏越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想趁着希腊可能发生的债务危机,给‘添越资本’集团再积累更为深厚的基础,想与国资机构联合出击,在金融交易市场上谋利,但又不止如此……就像聂老刚才所说的,我们必须走出去,必须尽快的成长。”

   “经济宏观上的重大危机,必然伴随着各行业市场的动荡。”

   “会造成许多企业的基本面变化。”

   “我希望……国内的大型央企、国企,能够在国家资本的支持下,在危机中,对外进行有利的资产并购。”

   “从而占据一些行业关键技术,扩大自己的竞争壁垒等等。”

   苏越笑了笑,继续说道:“当然,关于这个提议的目的……是因为危机重现下的经济格局里,许多被危机波及、陷在危机里,像沃尔沃这样有着悠久历史和核心技术的企业实在太多,单靠我们‘添越资本’集团,根本吃不下。”

   “也许是我太贪心了……”

   “面对这些深陷在危机、困境里的优秀企业,明知道是并购它们的最好机会,眼睁睁地放过,总是觉得心里不甘。”

   “我想着,既然我们吃不下,那就倡议整个华资出境并购。”

   “当年日本经济发展巅峰时期,日本国内资本,飞速扩张,几家核心日本银行,更是两年之内,资产规模暴增三四倍。”

   “我们虽不能学它们无脑扩张……”

   “但在必要的时候,在绝佳的并购时机,出现的时候,还是不妨大胆一些,并购一些对自己企业发展有用的优质资产。”

   “再者,当前外管局手握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把这些钱,通过对外扩张、并购的手段,花出去,使我们华资企业的经营范围,遍布全球,不也有利于华币的全球化战略吗?”

   “我记得上一次我与易局长谈话时,曾说过……”

   “对于我国经济来说,华币全球化战略,宜早不宜迟,现在……就是机会。”

   “你这企图……还真是不小啊!”易钢感慨了一句。

   他原本以为苏越只是单纯想通过自己和聂远征,再度达成国资机构、‘添越资本’集团联合出击的目的,从而背靠国家资本,肆虐全球金融市场,像往常一样,掠夺金融市场利润,实现‘添越资本’集团和个人财富的再一次爆发式增长。

   如今看来……

   苏越站的角度和眼光,完成超出了他的预期。

   当然……苏越能够把眼光放在国家经济宏观发展的战略轨迹上,在谋取个人利益的同时,不忘国家的根本利益。

   这一点,他是无比欣赏和赞叹的,也是希望苏越能一直谨记这一点的。

   苏越轻轻笑了笑,说道:“历史性的机遇,自然得配上大国崛起的宏伟战略企图才行啊,我们‘添越资本’集团,在整个国家经济体面前,不过就是一朵小浪花而已,没有国家发展这片大海,我们这一朵小浪花,自然也无从依附,无法存在。”

   “说得很好!”易钢颔首道,“你的想法,我觉得是合适的。”

   “从当前局面来看,希腊国债危机爆发,只是时间问题,我们……的确得有所准备,快速做出一些反应了。”

   “不过,小苏……”

   “你这央企、国企,走出国门,趁着危机,大胆并购,增强自身未来竞争力和影响力的扩张战略。”

   “单靠我们俩人的帮助,恐怕是很难有所作为的。”

   “还得工业部、商务部、国资委、财政部、各主要金融机构,互相配合才行,不然很难实施。”

   “我们鼓励国内企业、资本,大胆走出去的口号,喊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然而还是效果甚微。”

   “这是为何?第一是大家信心不足,但最主要的,还是想要进行对外并购,对自己做出战略规划的企业,资金不够,其资质,又很难得到大型金融机构的贷款支持,致使它们难以踏出这一步。”

   “就像这次影响深远的吉利并购沃尔沃轿车公司一样。”

   “若没有你们‘添越资本’的支持和远东银行的资金帮助,恐怕……很难成吧?”

   “所以啊……要想推动这件事,还得从关键的领导层面着手,需要有大领导来统筹这件事才行。”

   “你的想法,是很好的,我也会向领导们提一提意见。”

   “至于最后的结果,是不是符合你心里预期的,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小苏,你不是跟商务部陈部长、工业部李部长关系还不错吗?”聂远征说道,“就这两天,找机会也跟他们提一提这方面的建议,我相信,于国有利,能够解决国内许多企业、产业转型,为未来各产业发展坚定更深根基的事情,他们会赞同,并向上提议的。”

   “至于你所想的,‘添越资本’集团与国资机构联合出击,再战全球金融交易市场的事情。”

   “我会尽力促成的,毕竟各系国资机构,在这方面,都是十分乐意与‘添越资本’集团进行合作的。”

   “好!”苏越微笑地点了点头。

   他之所以非要拉着国资机构,各系央企、国企,以及有心的整个华资机构、企业参与进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目标放大。

   单个‘添越资本’集团,在全球市场上全力出击,极易被针对,被联合围攻。

   但若把目标放大到整个国家资本,那能针对、围攻他的对手,就很少了,也能使他更容易达成自己的目的。

   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句话,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是具有一定道理的。

   “金融机构方面,关于对外并购的贷款资质审核问题……”易钢说道,“我也会向刘行长他们提几句,让他们在央行内部工作会议上,把相关意见提出来,当然……在境内资本、企业对外扩张的态度上,我们外管局是一向都很坚决的。”

   “我相信在‘促进华币国际化’的宏观货币战略意图上,只要相关领导愿意促成这个计划,一切都是可以得到实施的。”

   “不过,方式、方法,还得讲究。”

   易钢说完,看了看时间,继续道:“小苏,老聂,今天就到这里吧,时间也不早了,想法……咱们谈论的都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实际问题,希腊国债问题,假期之后,应该很快就会发酵,我们的准备时间,可不多。”

   聂远征和苏越点了点头,然后三人便彼此散去。

   后面两天,苏越先后约见了陈部长和李部长,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然后便回到宁州,静等着事态变化。

   12月28日,周一。

   在圣诞节假期之后,重新迎来开放交易的全球金融市场,在希腊财政问题各种谣言、消息,开始迅速发酵的情况下,出现了明显的剧烈动荡,无论欧洲股市、债市,还是汇市,都出现了非常危险的信号。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我于人间已无敌次元入侵现实地球大梦主天牧白骨大圣仙武世界:开局陆地剑仙不死的我实在是太强了我的分身遍布诸天万界!都市之全职抽奖系统
重生之金融猎手 第八百八十八章 资本裹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