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新时代的最大空头

+A -A

  随着苏越的增仓意见,戴娜·尤妮斯指挥各基金交易团队,在欧元汇率1.4400上方,继续大规模增仓空单。

   同一时间……

   认知到‘添越资本’集团旗下对冲基金,大规模参与到欧元做空行动之后,伦敦、纽约、东京等核心金融城市,无数投资机构,开始加班加点地评估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后的影响,也开始持续的跟风做空欧元。

   纽约,量子对冲基金总部交易室。

   巴泽尔翻看着助理兰德尔递上的希腊债务危机评估报告,微笑地道:“‘添越资本’集团的这位苏总,还真是见缝插针,不放过任何一个做空的机会啊,全球各大新闻媒体,说他是新时代的最大空头,这话还真没说错。”

   “金融危机之后,欧元汇率在欧洲经济复苏预期之中,回升了不少。”兰德尔说道,“现在欧元汇率,对比美元,已经处在相对高位,此时做空,就算没有希腊债务危机,也不会有很大的风险。”

   “是这样!”巴泽尔点了点头,“他们的时机,总是把握得这么精准啊,看来这一次……我们与他们,大概率是要成为盟友,而非对手了。”

   “不过……”

   巴泽尔顿了顿,继续说道:“欧元汇率的下跌空间,在希腊债务危机影响下,具体有多大,还不好说,我们不应有太高的预期。”

   “毕竟欧洲经济,虽然问题重重,但我们国家,也没好到哪里去。”

   “不出预料的话,今年全球经济复苏,除了亚洲以外,其它都会不及预期。”

   “如果我们本土的经济复苏情况,严重不及预期,市场需求起不来,我想……美联储和政府,大概率还会实施第二次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

   “真如此的话……那美元的命运,也就在持续贬值的通道上,一去不复返了。”

   “货币持续宽松,美元大幅贬值,会大幅减缓欧元汇率的下行趋势,所以……在希腊债务危机中投机。”

   “还是得小心谨慎,懂得适可而止才行。”

   通过初步分析,巴泽尔觉得这个做空欧元的机会,虽有利可图,但风险性,绝对不小。

   当然,机会到了面前,该参与的时候,他还是不会犹豫的。

   “兰德尔,在1.4400上方,尽力放空吧,希腊债务危机刺激下,这里风险不高。”巴泽尔吩咐道,“但一旦欧元汇率下挫过快,低于1.3500,就要即时放弃空单的入场,我估计这一次欧元汇率的下挫空间,比大家想象中要小。”

   兰德尔应了一声,迅速执行巴泽尔的指令。

   巴泽尔在下达完了交易指令之后,沉思了一会,总觉得自己能看出来的问题,苏越不可能不知道。

   希腊债务危机,看似严重,实则在全球货币尽皆宽松的基本情况下。

   对欧元汇率的影响,非常有限。

   以他对苏越,以及‘添越资本’集团的了解,像这种机会,‘添越资本’集团全线出击的概率极小。

   所以……他认为,‘添越资本’集团高调做空欧元。

   迅速激化希腊债务危机,恐怕目的,不单单只是为了在欧元汇率上,做空谋利。

   不过,他尽管有这么一种感觉,但短时间内,并不能想明白‘添越资本’集团除了在汇市上收割利润外,还能在哪方面进行收割?

   在他沉思间,欧元汇率再一次击穿了1.4400关口,回到日内低点。

   欧洲央行所做出的市场操作,在希腊债务危机持续发酵,越来越多的跟风做空资本驱使下,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而当欧元汇率,在美盘交易时段高峰,彻底放弃抵抗,跌至1.4360以下之时。

   爆发出债务危机的希腊财政副部长伊莱·耶和华先生,也终于顶不住压力,找上了当初为希腊加入欧盟制定一系列相关金融操作的高盛集团,想要从高盛集团这里,继续寻求帮助,快速解决自己的债务问题。

   “伊莱·耶和华先生,很抱歉,我们爱莫能助。”

   高盛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集团董事长兼执行总裁伊诺克微笑地看着伊莱·耶和华,说道:“我们已经给了你们足够的借款,现在你们的信用风险已经爆发,集团再借款给你们,是对所有股东的不负责任。”

   “伊诺克先生……”

   伊莱·耶和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大声说道:“当初是你们说没有风险,我们才按照你们制定的办法,通过发行国债,借新还旧的,你们当时也说了,你们会持续提供差额借款,直到我们达到财政收支平衡。”

   “现在出问题了,你们就想直接撒手不管吗?”

   “我们是说过帮你们掩盖部分债务,给你们提供差额借款的事。”伊诺克回答,“但我们也说过,按照我们制定的策略,你们必须缩减财政、改革税制,才能补回账目差额,可结果呢?你们不但没有缩减财政、改革税制。”

   “反而财政开支和赤字率,还越来越大。”

   “我们当初给你们制定策略的时候,所有的风险点,都说清楚了,最终你们也成功加入了欧盟,享受了欧盟经济体这差不多10年的好处。”

   “现在债务不受控制了,窟窿越滚越大,根本不是我们的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负责?”

   “伊莱·耶和华先生,这个时候,你们应该找欧盟解决问题,找欧洲央行借款,而不是找我们。”

   “按照你们当初支付给我们的30亿欧元报酬,我们对你们的服务,早就到期了。”

   “而且,说到底……”

   “现在我们高盛集团,还是你们的债权方,当初制定策略之时,我们也认购了你们发行的10亿欧元国债。”

   “现在这10亿欧元国债,正好到了兑付的时间。”

   “通过每年度的差额借款,我们早就给了你们远远超过10亿欧元的利息和利润。”伊莱·耶和华愤怒地道,“伊诺克先生,现在你们这么做,不觉得过分了吗?”

   “要知道……当初我们进入欧盟,是你们主动献计献策,是你们信誓旦旦地说没有风险,我们才接受了你们的方案。”

   “这些事情,如果爆出去,我相信,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

   伊诺克呵呵笑道:“当年的事情,真的曝光,你们希腊的主权信用,只会进一步降低,更难筹措资金,国债信用,更会大幅受损。”

   “欧盟虽然不会踢你们出局,但未来在资源、经济、投资力度倾斜上。”

   “肯定也会大幅减弱。”

   “然而……曝光之后,对我们高盛集团有什么影响呢?不过是声誉上的一丁点污渍而已,根本就不影响未来的一切业务,也给我们造成不了太大的损失。”

   “伊莱·耶和华先生,我们当初给你们制定那一套策略,原本是好意。”

   “是双赢的合作。”

   “你们财政债务窟窿,到达今天的这个地步,从根本上,不是我们的原因,而是你们不愿意降低国家福利,缩减财政,改革税制,一年又一年的通过发行国债,借款度日,才酿成的后果。”

   “现在你们的窟窿,随着国债信用的崩盘,已经高达1000亿欧元以上。”

   “这个窟窿,别说我们高盛集团补不了,就算是把华尔街几大投行,绑在一起,也没能力替你们补这个窟窿。”

   “我还是那句话……”

   “趁现在危机还没有完全蔓延开来,尽快求助欧洲央行,向他们借款,才是正确的办法,不然拖延得越久,你们的债务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我们和你们的关系,从最初到现在,都一直是生意合作上的关系。”

   “我们没有业务帮你们解决当前的债务危机,也没有业务不顾风险,不顾全体股东的利益,向你们继续借款。”

   “好了……伊莱·耶和华先生。”

   “我还有许多事需要忙,你若没有其它事,希望我们能在休息时间,再进行见面交谈。”

   伊诺克说完,便让助理进行送客,伊莱·耶和华满脸怒气,却也知道再说下去,也没什么用,不由愤怒地冷哼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办公室。

   “董事长……”

   伊芙·耶和华离开之后,高盛集团投资事业部总裁克里·斯托弗急忙走进办公室报告:“从已知情报来看,‘添越资本’集团确实已经全面介入欧元汇率的做空行动中,欧洲央行几个小时以前,进行了一波市场操作,没有顶住市场的卖空压力,希腊债务危机扩散,恐怕无法避免,我们该行动了。”

   “荷兰、西班牙、意大利,乃至德国的情况如何?”伊诺克问道。

   克里·斯托弗微笑地回答:“如果希腊债务危机扩散,国债信用遭受到打击,那荷兰、西班牙、意大利的债务问题,肯定也会迅速显现出来,毕竟这几个国家,当时加入欧盟之时,都存了不少侥幸心里,实际债务上,经过我们的操作,留有不少后患。”

   “至于德国,他们的债务问题,虽然也不小,但其经济复苏情况,是显著好于其它各国的,应该很难深陷在债务危机里。”

   “很好!”伊诺克点了点头,“希腊债务危机扩散到多国,欧洲必然糜烂,欧洲央行既要解决各国债务危机,又要维持欧元汇率,必然办不到,该是我们大规模进军欧洲,吞并各项优质资产的时候了。”

   “当然……也是我们国家资本,深入介入欧洲的时机。”

   “我已向埃里·奥特议员建议,在欧洲危机扩散之时,让白宫提议改制世界银行,通过新增资本金,解决当前世界金融危机,加强我们在世界银行的股份权益。”

   “在我看来,欧洲的那些老牌财阀,已经是暮气沉沉,到了应该倒闭、退休的时候了。”

   “‘添越资本’集团,我们如何应对?”克里·斯托弗问道,“任由他们肆意做空欧元,在汇市上随意收割?”

   “欧洲债务爆发,欧元贬值,无法避免。”伊诺克说道,“汇市是个开放的市场,他们已经占据到了先机,在做空的方向上,我们无法阻止,跟风一起做空吧。”

   “同时,刻意宣传他们的做空行为。”

   “要把‘添越资本’集团,宣传成为恶意做空欧洲、做空欧元的罪魁祸首。”

   “如有可能,把欧洲债务危机扩大,全球经济衰退的罪名、责任,也推到他们身上,让深陷在危机、困境里的众多国家,对这家机构,保持最高的警惕和仇恨,这样便会让他们在今后的投资中,寸步难行。”

   “让他们赚了钱,却丢掉了名声和机构名誉。”

   “让整个欧洲国家资本,对他们仇视,那么‘添越资本’集团在欧洲,也就没什么立足之地了。”

   “更利于我们的扩张,更利于我们吞下这家机构占据的市场蛋糕。”

   克里·斯托弗听见伊诺克的话,眼睛一亮,不由微笑地点了点头,应道:“好的,董事长,我明白了。”

   当初华尔街一战,‘添越资本’集团,从高盛集团手里,也收割了不少利润。

   作为投资业务部的总裁,克里·斯托弗因为在金融危机中的投资失败,遭受了董事会的不少批评,其去年的年终奖,更是缩水了大半。

   因此,他内心对于‘添越资本’集团这家机构,没有一丝好感。

   现在,在董事长的授意下,能够从各方面对于‘添越资本’集团这家机构,进行打击,他自然是很乐意去做的。

   于是……

   当希腊债务危机的消息、‘添越资本’集团大规模做空欧元的消息,在全球金融市场上,传得漫天都是之时,关于‘全球最大空头’、‘金融危机罪魁祸首’、‘危机扩大的制造者’等无数帽子,开始经由媒体、论坛的各处宣传,扣到了‘添越资本’集团这家新晋全球知名投资机构的身上。

   面对着一夜之间,突变的风向,以及无数无中生有,恶意中伤的新闻话题。

   苏越知道,来自暗处的对手,一时间,无法从盘面上获得主动,便开始迅速从舆论上,进行打击、孤立己方机构了。

   一旦这种舆论,形成共识。

   那么‘添越资本’集团,以后的道路,就难走了。

   “查,查清楚是谁在背后煽动舆论,无中生有地扯出这些谎言。”苏越连线集团全球情报部主管,“暗夜中的对手,是最可怕的,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地攻击我们,查清楚他们的目的和动机。”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我于人间已无敌次元入侵现实地球大梦主天牧白骨大圣仙武世界:开局陆地剑仙不死的我实在是太强了我的分身遍布诸天万界!都市之全职抽奖系统
重生之金融猎手 第八百九十章 新时代的最大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