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时不我待

+A -A

  ‘添越资本’集团情报部主管是以前国安局的一位老探员,听见苏越地吩咐,点了点头,挂完电话,便暗自布置去了。

   苏越转回头,浏览着全球各大金融论坛、媒体评论区,关于他,以及‘添越资本’集团的虚假言论,看见无数评论把‘金融危机’的锅,以及这次‘希腊债务危机’的锅,都甩到他,以及身后的华国身上,心头不禁一股无名火起。

   新闻炒作市场上,阴谋论,谁都喜欢。

   真由这种言论持续扩散下去,不明真相的许多人,总会信以为真。

   到时候,不止是他、‘添越资本’集团的名誉受损,而且华国的国家名誉,也会受损,导致本来对华国内部认知畸形的西方资本、国家、民众,更对华国、华国资本恶意满满,极不利于华资的对外扩张计划和华币的国际化战略。

   所以……无论如何,这一口黑锅,绝不能背。

   想及于此,苏越又即时联络了顾云汐,让集团各运营、公关部门,通过集团掌握的各大新闻、媒体力量,对流传在市场上的各种污蔑言论,进行逐一抨击,论述金融危机、希腊债务危机产生的原因和源头。

   在‘添越资本’集团对于市场上的各种流言,做出回应之后五个小时。

   集团各情报分部向总部传回了调查结果。

   苏越看见抹黑自己,以及‘添越资本’集团源头的新闻来源,居然是高盛集团旗下控制的新闻媒体集团,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的动机和目的。

   “通过交易盘面得不到的东西,通过舆论和阴谋诡计,一样得不到。”苏越看完情报资料之后,愤怒地说了一句,然后急忙对顾云汐吩咐道,“顾总,让集团各分公司运营部,集中我们能够掌握的媒体力量,把高盛集团如何帮助希腊做假账,利用‘货币掉期交易’的形式,避开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进入欧盟,从而酿出今日祸患的事情,一五一十地披露出来。”

   “哦……对了,不止希腊……”

   “荷兰、意大利、西班牙……这些国家,当初都接受过高盛的帮助,也都有这方面的隐患,全部披露出来。”

   “让世人都知道,高盛集团是如何一步一步地引爆这次欧洲债务危机的。”

   “还有……高盛作为华尔街资本巨头,与美国政府和美国国家资本的关系,可谓盘根错节,这里面不可能没有利益牵连。”

   “尽量挖掘这方面的信息,把他们往政府授意方向上带。”

   “他们想把金融危机、欧债危机这两口锅,扣在我们头上,以及我们背后的国家身上,绝不能让他们如意。”

   “好,我明白了!”顾云汐应了一声,然后便迅速吩咐各分公司进行反击。

   大概两个小时后,关于‘希腊债务危机’原因揭秘的文章,以及相关话题,开始在全球各大金融论坛、新闻媒体网络版区、新闻评论区席卷而起,激烈程度,隐隐盖过了‘添越资本’集团的相关讨论话题。

   “卧槽,不是吧,高盛集团才是希腊债务危机的罪魁祸首?”

   “‘货币掉期交易’?这不就相当于把债务不断压后,不在当前显示,通过不断借新还旧,来弥补越来越大的窟窿吗?”

   “呵呵……金融创新,真是说得好听。”

   “我记得‘次贷危机’的全面爆发前期,这种将风险完全转嫁给银行的机构、企业就不少,当时后果那么严重,居然还没吸取教训,希腊的债务问题,若是不拖这么久,根本不会这么严重。”

   “确实如此……”

   “我就知道,‘添越资本’集团手还伸不了这么长,果不其然,幕后黑手,居然是高盛集团。”

   “为了利益,简直无下限了。”

   “还是希腊自身经济太差了,不然按照高盛集团制定的办法,应该是能掩盖过去的,不过就算能掩盖过去,欧盟经济体,也必然会遭受损失。”

   “看这些爆料,好像当初欧元区成立之时,靠着弄虚作假进入欧盟的,还不止希腊一个国家啊!”

   “高盛集团很早就在欧洲运营扎根了。”

   “华尔街那群家伙,也最是会打着‘金融创新’的口号,行掠夺、收割之事,完全没有任何大局观。”

   “该死,该死……若不是他们,危机肯定不会有这么严重。”

   “若不是这些华尔街机构贪得无厌,说不定去年那一场‘次贷’引发的金融危机,根本就不会发生。”

   “天啊……”

   “如果当初接受高盛集团那什么‘货币掉期交易’策略的国家,远远不止希腊一个,那岂不是意味着希腊财政赤字引发的债务问题,一定会在欧洲继续扩大?”

   “国债信用危机一旦爆发,其规模,远比企业债要大,这……恐怕真得引发新一轮全球性的金融风暴啊!”

   “不止是金融风暴,全面扩散,极大概率引发全球通缩。”

   “即引发全球经济大萧条。”

   “感觉事态越来越严重了,看一看欧洲央行,接下来如何应对吧?”

   “不管如何应对,欧元汇率,在整个债务危机大概率扩散的情况下,肯定是稳不住了,必然继续大幅下挫。”

   “汇率崩盘,货币购买力下降,在本来市场需求就不好的情况下。”

   “估计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这是肯定了,货币对外贬值,相同计价产品,对内则要花费更多的钱购买,然而本身内部市场需求下降,赚钱越来越难,只会形成恶性循环。”

   “一旦恶性循环形成,资本必然逃离,向经济环境好的地方汇聚。”

   “希望央行能赶快稳住局面吧,不然一旦恶性循环的趋势形成,希腊债务危机,变成了整个欧债危机,那就彻底完蛋了。”

   “做空,做空啊……”

   “在未来一片糟糕的情况下,只有放空汇率,形成对冲局面,也许才能让日子好过一些。”

   “哎……原本以为华资,才是市场中的强盗,没想到华尔街资本,才是最阴险、恶心的强盗。”

   “呵呵……本来就是这样。”

   “回顾历史,近五十年来,哪一次金融危机,不是华尔街资本贪得无厌造成的?”

   在高盛集团与‘添越资本’集团在全球舆论上互相撕咬,在全球广大投资者于各类新闻爆料中,迅速了解希腊债务危机真相之时,在大家对事实真相激烈讨论里,在无数机构尽皆判断希腊债务危机必然扩大化的预期里,在欧元汇率进一步下跌至1.4200下方,开始危及1.4000汇率重要关口之时……

   欧洲央行,再一次做出了稳定市场汇率的操作。

   同时,紧急认购了被市场投资者和机构大量抛售的,10亿欧元的希腊十年期国债,企图稳定市场抛售希腊国债,加剧希腊国债危机的恐慌情绪。

   然而……

   在危机已经全面爆发,第一张‘主权信用危机’的多米诺骨牌已经被推倒的情况下,任何的温和性挽救措施,都是徒劳的。

   时间跨过12月31日,来到2010年。

   全球市场,包括机构、国家资本在内,大家对于希腊国债的抛售行为,没有减缓,反而越发加剧。

   而且,除希腊以外,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

   这些当年在高盛集团操作下,掩盖了真实债务数据,年度经济下滑严重,无法覆盖公共债务的国家主权债务问题,也开始迅速显现出来。

   于是……

   希腊债务危机,从全面爆发之后,不到半个月时间,即全面扩散,迅速演变成了整个欧洲债务危机。

   欧洲央行在初步救援之后,眼见事态越来越严重。

   不敢再轻易出手。

   因为市场的抛售体量,资本撤退的速度,实在太大、太快,他们再这么托底下去,经济良好的英、法、德,这些主要欧盟大国,也会被迅速拖下水。

   1月19日,在希腊债务危机,已如熊熊烈火,无法短时间内扑灭之时。

   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开始下调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其中标准普尔一口气下调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3个级距,并给予消极的前景展望,同时标准普尔还降低了葡萄牙、爱尔兰的主权信用评级1个级距,依旧给予消极的前景展望。

   标准普尔的火上浇油,使得希腊债务危机,更为迅猛地扩散。

   当日,希腊债市一片惨淡,股市再度暴跌逾6%,欧元汇率跌至1.3500以下,开始逼近金融危机之中,欧元创下的汇率新低。

   同时……

   除标准普尔外的其它两家信用评级机构。

   在跟进标准普尔的主权信用评级调整之中,还进一步调低了希腊境内五家商业银行的信用评级。

   致使危机,从主权信用领域,向银行业快速蔓延。

   有过前面一次金融危机的经验之后,面对迅速扩散的希腊债务危机,无论是国家机构,还是资本机构,反应都更为迅速。

   眼见主权信用危机的燎原之火,已经形成。

   欧盟各国财长、欧洲央行委员会、以及主要成员国政府,知道单靠自己,已经无法扑灭把烈火。

   于是,在强烈要求危机中的各国政府削减财政开支,实行紧缩政策之余。

   开始求助世界银行和全球货币基金组织,希冀通过全球各国政府的努力,把这极有可能形成新一轮全球性金融危机的‘主权信用’债务危机,扼杀在全面扩张之际,实际地解决当前各国债务危机。

   “时机……到了!”

   苏越关注着欧洲的各条新闻,眼看着在连番经济会议里,危机中的各国,不得不依照欧盟的督促,在限定时间内,进行财政缩减和税制改革,微笑地看着身前的聂远征和杨立国:“该是入场捡便宜的时候了。”

   “杨总,盯着危机最深重的希腊、爱尔兰、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这些国家。”

   “在他们政府财政紧急缩减,必须退出某些亏损投资项目和累赘项目的时候,让集团大举收购,增加在这些国家的投资额度。”

   “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捡,盯着对我们有用,有价值的东西捡。”

   “我们在做空欧元汇率中,赚的钱,足够集团在这几个国家的投资扩张和深入布局了。”

   杨立国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立刻去安排。”

   苏越应了一声,看着杨立国离去,然后才偏头对聂远征说道:“聂老,欧盟已经撑不住,开始向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帮助,这是我们华资借着危机,向前一大步的机会,也是华币通过救援,进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体系,走向国际化的机会,可不能再错过。”

   “易局长已经提了不少意见。”聂远征说道,“领导们……应该有所安排吧?”

   顿了顿,聂远征又说道:“时局至此,我们该说的,已经都说了,国家宏观层面上,只能静观其变。”

   苏越‘嗯’了一声,也不再多说。

   “这次,大家反应迅速很多,基本上在很短时间内,即将预期,打到了最差,开始施行最大限度的补救措施。”聂远征继续说道,“全球各国央行、政府,通过世界银行和imf介入之后,欧债危机,应该会被快速遏制住吧?”

   “这是肯定的。”苏越回道,“所以……给我们大肆收割利润的时间,并不多。”

   “雪中送炭,总是最令人感激的。”

   “真的到了危机慢慢开始消退,大家都意识到危机会逐渐过去,那个时候……欧洲的这些家伙,也就不需要我们了。”

   “到时候,我们可得不到什么好处。”

   “所以……要尽快,要趁着美国、许多美国华尔街资本,还在犹豫着这把火,会不会烧到他们,我们必须抢占先机。”

   “当然,如果美国这次错估了形势,在经济刺激和货币政策上,再变一次轨道。”

   “那就更好了。”

   聂远征有些不太明白地道:“你说的再变一次轨道,是什么意思?”

   苏越笑了笑,没有解释,而是转移了话题,说道:“聂老,你立刻回燕京一趟吧,如果领导们有什么决定,还希望他们赶快,这个时机,无论是对我们‘添越资本’集团而言,还是对整个华国在经济上,占据未来主动权,推行华币全球化战略,削弱美元霸权而言,可都是时不我待啊!”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楚后氪金魔主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在港综成为神话从廉政公署开始称雄港片从白蛇开始诸天改命天魔降临官途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
重生之金融猎手 第八百九十一章 时不我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