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养父母

+A -A

  十天之后。

   顺利突破淬体三重的赵有财来到迎宾大厅退房。

   女接待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尊客是……”女接待愣了一会儿,才想起面前这个相貌普通,却丰神俊朗的翩翩少年,赫然是十天前那个忽然退房后,又神色匆匆回来入住的客人。

   虽然突破了淬体三重,但赵有财的五官并没有多少变化,之所以有落差,主要还是一身装备带来的强烈反差,一百灵石的净琉璃玉冠,二百灵石的白鹤凤羽衫,三百六十颗灵石的飞羽流云靴。

   女接待天天在这里面对迎来送往的修仙者,基本的眼力见儿还是有的,虽然不知道这一套装备的具体价值,但她知道这些都是价值不菲的法器啊!

   至于那个价值五百灵石的储物袋,则是被赵有财藏在了内衫里,现在他可是学乖了,轻易不敢露财。

   走出客栈大门,赵有财左右看了一眼,确定万宝楼门口的那几个人没有跟上自己后,大大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这十天除了修炼以外,还经常跑到大厅观察‘敌情’,确定了没人监视自己后,才敢出来退房的。

   此时,储物袋里除了1426颗灵石,就只剩下两颗淬体丹和五十两黄金了。

   这十天时间,他几乎是将淬体丹当糖豆吃,才将自己的修为硬生生的堆到了淬体三重。

   好在,淬体丹的效果还在,刚好也十多天没有回家了,赵有财打算先回家看看父母,再去万宝楼采购一批淬体丹吃。

   打了一辆马车回家。

   看到家里没有人,赵有财直接徒步走到集市街自家的小酒楼,距离不远,走个几百米就到了。

   刚刚走到店门口。

   就听到母亲王婉云的声音。

   “自己家什么情况你心里没个数吗,我明明跟你说了,那五十两黄金是用来交税的,你还借给别人,你可真能啊,经营个小酒楼没半点本事,要不是我儿懂事能干,你以为你自己多能耐,我不管,你马上去给我把钱要回来,要不回来你也不要回来了。”

   赵有财朝周边几个看热闹的店家尴尬的笑了笑,他这对父母经常这样吵,他也早就习惯了。

   老爹赵客来是个老好人,经常往外借钱,这次不知道又借谁了,还拿的税金去借人,这就有点迷了。

   至于老娘王婉云,名字里带个婉,实际上一点也不弯,为人处世直来直往,说话也从来不看场合,只要你有错,逮着就是一顿臭骂。

   好在赵有财十六岁的身体三十六岁的心,做起事情来井井有条,让这位老娘挑不出任何毛病。

   “娘,你小点声,街坊邻居都在看热闹呢。”

   赵有财走进自家酒楼,见大厅里没有客人,干脆转身关上店门,算是给老爹留点颜面。

   “啊,我儿回来了啊!”

   王婉云见到赵有财,态度立马来了一个大转弯。

   “我儿这些天玩得开心吗,为娘看看瘦了没有……额,有财啊,你这身打扮是?”

   面对一脸错愕的爹娘,赵有财将自己想好的说辞娓娓道来。

   “娘,你还记得宋子玉吗?”

   “当然记得,子玉那孩子可是咱们集市街的骄傲。”

   “我前些天碰到他了,说是下山做任务……”

   宋子玉的父母原本在集市街经营着一间书坊,八年前一次外出收购书籍时被人谋财害命,沦落成孤儿的宋子玉从此一蹶不振。

   因为年纪相仿,赵有财跟他又是同期,王婉云便将他接到自己家住了两年。

   赵有财知道他喜欢看书,还写了一些自己记得的小说给他看,慢慢的开导他。

   两年后,十岁的宋子玉跟赵有财一起参加上清宗的入门考核。

   赵有财落选,宋子玉却因为不凡的资质被收入了上清宗。

   赵有财还清楚的记得,他是跟城主府的那位大小姐一起被带走的,离开那天,他站在飞剑上跟赵有财道别,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还喊着要在上清宗等赵有财来着。

   “你是说,你这身法器……都是子玉那孩子送给你的?”

   赵有财确有其事的点点头:“不止这身衣服,他还给了我这个。”

   说着,他假装伸手进怀里拿东西,实际上是从储物戒里拿了六颗灵石和剩下的两颗淬体丹出来。

   “灵石?!”

   “淬体丹!?”

   赵父和赵母一脸震惊。

   “没错,淬体丹原本有三颗的,我吃了一颗,效果很好。”

   赵有财走到一个酒缸前,单手就将装满酒的大缸提了起来。

   淬体三重的修士双臂能够举起八百斤的重物,这个大缸里的酒最多三百斤,单手提起来很轻松。

   “我儿突破了!”

   相比赵有财一身全是法器的打扮,还有什么灵石和淬体丹,王婉云更高兴见到儿子有出息。

   “是啊,侥幸突破淬体三重,子玉说我这是厚积薄发,剩下两颗淬体丹吃下去,三个月有望突破淬体四重甚至是五重。”

   “好好好!”

   王婉云高兴得手舞足蹈,大手用力的在赵父肩膀上使劲的拍打着。

   拍到一半,她脸色忽然一变。

   拉过赵有财更咽道:“我儿你来替娘说说你爹,你说他是不是脑子进水啊,咱家一年到头也就七八十两黄金的收入,扣去店租等花销有个六十两顶天了,五十两交了税,剩下的全让他拿去当好人了,现在他更过分,连税金都拿去借人……”

   赵有财扭头朝父亲看去:“爹,啥情况啊?”

   赵客来尴尬的挠了挠鼻子,悻悻道:“上清宗考核那天,你三叔不是来找过我嘛,他没跟你说吗?”

   赵有财摇了摇头,三叔对他什么态度,他没告诉过自己的父母。

   “你堂妹快突破淬体七重了,她今年才十二岁,要是能够突破,再被选入上清宗,赵家光耀门楣指日可待,你也是知道的,你爷爷活到这个岁数就这么一个念想,所以我才心软了一下。”

   “那你也不能把税金拿去借人啊,店铺要是被封了,你让我们娘俩喝西北风啊?”

   王婉云气鼓鼓的又给了赵父一巴掌,转身靠在赵有财肩膀上呜咽起来。

   她不是哭赵父把钱随便借人,而是想起了赵有财三次考核落选的事情来:要是我儿能够进入上清宗该多好啊,别说五十两黄金,老娘把家卖了都舍得,可惜了,现在儿子有点出息,可是已经十六了,呜呜呜……

   “娘,您先别哭了,当务之急是把城主府的税先交了,家里还有钱吗?”

   赵有财十天前退房的时候,刚好剩下五十两,本来想拿出来的。

   王婉云悄咪咪地拍了他的肩膀,抹了一把眼泪后,警惕的看向赵父,见他低头认错,才朝赵有财眨了一下眼睛,用嘴型无声的说道:“还有几百两黄金,娘存着给你娶媳妇用呢!”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资质平平赵有财 06:养父母